傲娇王爷高冷妃第六章完美谢幕-傲娇王爷高冷妃第六章完美谢幕阅读

第六章完美谢幕

江云溪理论上来说还是第一次见沐振鸿。

想象中的大将军应该是四方大脸,满脸横肉,不怒自威,凶神恶煞。但不曾想,却很温和的老父亲形象。

江云溪心中微暖,沐瑾有这么个父亲肯定很幸福。

于是淡淡一笑,摇了摇头,“父亲放心,王爷待我极好。”

“那就好,那就好。”沐振鸿像是松了一口气,欣慰地点了点头,“你们夫妻恩爱就好。”

江云溪扫见沐振鸿眼角竟有些湿润,轻轻一叹。

吃过了饭,沐振鸿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何况还是他的得意弟子。

江云溪生性不爱热闹,还怕在人家亲生父亲面前露馅。于是借口说想睡觉偷溜,本以为不妥,谁想沐振鸿一口答应。

躺倒在床上一会,竟真的睡着了,醒来是天已经黑了。

江云溪还迷糊着揉着眼睛坐起来,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了。

是楚穆宸,手上还端的好像是饭。

楚穆宸看见她,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醒了?吃饭。”

他能这么好心?

江云溪防备着,久久没有行动。

“你爹让我端给你。”

“哦?这么说,倒是得多谢王爷了?”

江云溪瞥了他一眼,穿鞋下床吃饭。

刚拿起筷子,就看见楚穆宸坐到了她刚刚才离开的床上,似乎准备脱鞋。

“你做什么?”江云溪紧张的问。

“休息。”

“王爷在这里休息?”

“回门要在娘家住一晚,你还有别的娘家吗?”

江云溪不动声色地看着楚穆宸。

看这样子,他今日是准备与她同寝了。

楚穆宸坐在床上,也纹丝不动,不露声色打量她。

她居然抗拒和他同榻而眠,不是应该把握住这个好机会勾引他吗?

而此刻沐振鸿正在屋外。

屋内点着灯,两人的影子印在窗户上。

江云溪的手放在楚穆宸的肩膀上,两人看起来无比的恩爱。

沐振鸿刚要敲门,突然听见里面传来江云溪的声音,“沐瑾今日身子不适,恐怕无法侍寝。”

楚穆宸皱眉,“怎么个不适?”

“月信来了。”

分明就是信口胡诌!

楚穆宸本就没有要她的意思,但却听得火大。

“装贞洁?别忘了你新婚之夜做的事!怎么?现在倒是自视甚高了!”

“说了无数次那香并非我所为,王爷莫不是脑子不好使?”

……

沐振鸿在外听得一清二楚,止了步伐,转身回了房。

屋里,楚穆宸已经成功的躺在床上了,盖上被子,安然稳睡。

江云溪挑眉看着床上的人,“屋里就一张床,王爷睡了,我睡哪里?”

“地上,或者……”

楚穆宸扫了眼自己身旁的位置,幽幽续道:“本王身边。”

身边!

江云溪立在床边,压根没动,冷笑一声,道:“如此,沐瑾岂不是又在勾引王爷了?”

也罢,不与他缠斗,他要睡床便睡去吧!

江云溪索性走到小桌前,双手一叠,头枕上去,准备如此将就一晚了。

楚穆宸望着睡在小桌上的江云溪眼眸却缓缓眯了起来。

不知怎么,心头还有些许难以言说的失望。

一夜无梦,江云溪睡得极好。

再醒来时,自己已躺在床上了。

她愣了半晌,才坐起身来。楚穆宸已不在房中了。

秋容给她梳洗打扮了一番后,她缓步走出房门。

大院中,楚穆宸正在练剑。沐振鸿负手站在一旁,模样很是欣慰。

“爹。”

江云溪微笑走到沐振鸿身边。

沐振鸿仍含笑看着自个儿女婿,道:“他这功夫不错,能护得住你。”

江云溪只淡淡一笑。

“瑾儿,有些话,爹不知该不该说。”

沐振鸿一念及昨晚的事,心头便很是怅然,长叹一声,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是不是还念着楚熠?”

“爹。”江云溪便知,沐振鸿定会提及此事,“女儿同王爷只是性子有些不合,慢慢磨合就好了。从前的人或事,女儿也不会再想。”

沐振鸿闻言,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连连点头:“如此,甚好。”

江云溪却蓦地想起了迷情香一事,眼眸微垂。

“不过爹,夫妻之间的事,只怕还是只有二人自己解决。爹有心帮我们,我与王爷心领了。”

沐振鸿笑说:“这个自然。我原本就怕你性子倔强,不肯跟穆宸好好过日子,还说想帮帮忙,转念一想,各人自有各人的造化吧!我又何必多事?”

江云溪心头一沉。

如此说来,那郑嬷嬷下的迷情香,并不是受了沐振鸿的指使了。

“将军。”

楚穆宸已收了剑,大步走来。

他练了这许久的剑,已是满头大汗,棱角分明的一张脸上已有些红。

江云溪心思一转,忽然嫣然一笑,朝他走去。

“天热,擦擦汗。”

她手执着手帕,竟给他轻轻擦汗!

一股幽香飘到楚穆宸鼻尖,迷惑也从他黑眸中闪过。

这个女人真叫他捉摸不透。

而江云溪此时却一面给楚穆宸擦汗,一面瞄向沐振鸿——果不其然,沐振鸿见着这一幕,面露欣慰。

江云溪此举果真叫沐振鸿放心了许多,吃过早膳后,又嘱咐了他们不少的话,终于放得他们回去。

马车上。

江云溪坐在楚穆宸身边。

她身上配的香囊散着幽幽的清香,丝丝缕缕飘到楚穆宸鼻尖,勾得他心头一荡。

他不禁又浮想起了方才她给自己擦汗时的情形。

手帕的软滑,与淡淡的清香,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该死!这香有问题!

楚穆宸看她一眼,忽然道:“今后不许再调香!”

江云溪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

疯子。

也不管他,合上眼,靠着车窗便睡过去。

回了府,江云溪自然也还是将楚穆宸的话当了耳旁风,该吃吃该睡睡,该调香,还是调香了。

哪成想,楚穆宸竟是个坚持不懈的主儿,说不许她调香,就不许!

这日江云溪正在房中研究香料,楚穆宸却蓦地闯了进来。

“沐瑾,你是不是将本王的话当作了耳旁风?”

楚穆宸攥住了江云溪的手腕,眯眼瞪着她。

她向来不听他的!

“王爷,疼。”江云溪蹙眉轻笑,挣脱了自个儿的手腕,抬眼看了看楚穆宸。

“王爷做人向来这么霸道吗?沐瑾连调个香的自由也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