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高冷妃第四章试探-傲娇王爷高冷妃第四章试探阅读

第四章试探

江云溪轻笑,红唇一勾,道:“我?你的王妃啊,王爷不认识我了吗?”

她低低笑了两声。

笑得楚穆宸想掐死她!

楚穆宸沉眸,“说实话。”

那气势颇有一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意思。

可江云溪仍用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楚穆宸不耐,推开她。

“送王妃到柴房反省反省!”

江云溪挑眉,斜眼看了看郑嬷嬷,“那她呢?”

楚穆宸感觉自己太阳穴被她气得突突地跳。

“一样!”

余光扫见一抹精光闪过江云溪的脸,楚穆宸咬牙补道:“分开关押!”

说罢拂袖而去。

江云溪笑容也消散,目光骤冷下来,打在仍跪在地上的郑嬷嬷身上,“是谁指使的,你心里清楚。莫让我查出来了。”

只听的一声:“送王妃到柴房反省反省!”

而后楚穆宸便大步离开了,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曾给她。

一天之内,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关进柴房了。

郑嬷嬷一面垂泪,一面送江云溪往柴房走去,一路上一直向江云溪道歉。

她走进柴房时,忽地攥紧了郑嬷嬷的手腕,蹙眉质问道:“你是受了谁的指使?”

那压迫的视线叫郑嬷嬷心头大跳,不敢直视。

嗫嚅了半会,方道:“是……是将军,将军怕王妃不肯与七王爷……”

“嬷嬷,走吧!”

小厮打断了郑嬷嬷的话。

楚穆宸对于迷情香一事的处置,是将江云溪关进柴房,将郑嬷嬷赶出府门。

小厮将郑嬷嬷带走了。临走前关上了柴房的门,嘎达几声,落了锁。

江云溪站在阴暗的柴房中,却久久无法回神。

沐振鸿让郑嬷嬷下药?怕她心系楚熠不肯同楚穆宸欢好,这才吩咐嬷嬷下药?

可他哪里会想到,他那死脑筋的女儿,直接了当地自尽殉情了,根本用不上这迷情香。

反连累了她……

背黑锅的委屈感漫上心头,人也变得昏昏沉沉的。

她乏力地摸了摸额头。手心被烫了一下。

垂下手,索性靠着柴堆,又沉沉睡过去。

这一睡,却又梦到了楚熠——现代的楚熠。

她这次不敢朝他奔去了,愣愣站在原地,只说:“我好想回来。”

楚熠站在大雾中冲她微笑。

再醒来时,江云溪才发现自己竟睡到了床榻上。

老者的声音不急不徐地传来:

“……王妃身子本就虚寒,如今又受了风寒,自然撑不住。老朽先给王妃开几剂调理身子的药。”

楚穆宸不置可否,回头望向床榻上的江云溪时,正好与她的视线交汇。

醒了?

大夫提着药箱匆匆退下。

楚穆宸走至江云溪床前,黑眸中情绪难辨。

江云溪望着他,张口想说话,却发现嗓子哑得厉害,一个字也道不出来。

楚穆宸皱眉,几分不耐烦地走到茶桌前给她到了一杯水,递给她。

她手从被褥中缓缓探出来。

像是不耐烦她这慢吞吞的动作一样,楚穆宸索性坐到了床边,揽过她的肩让她坐起来,另一只手拿着茶杯便急急给她喂去。

他喂得急,江云溪不及吞咽,茶水便从唇边滚落。

她忍不住蹙眉推开了他的手。

“你到底想怎的!”

砰一声,茶杯被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要死也别要死在我府上——脏了我的地!”

江云溪拍着胸口急切地咳嗽,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她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得帮沐瑾报仇!

思索良久,江云溪抬头,直直望向他,“皇位,你想要吗?”

直白的问话叫楚穆宸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好半会,他嗤笑了一声,反问江云溪:“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

楚熠是导致沐瑾死的根源。她拥有沐瑾的全部记忆,自是记得楚熠让沐瑾加给楚穆宸的目的,只不过沐瑾选择了死!

江云溪眼眸坚定异常,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

她道:“想,我可帮你。”

帮他?好大的口气!

楚穆宸冷笑,嘲弄地看着她:“凭你?”

“凭我。”

女人坚定的眼神叫楚穆宸一瞬间竟有些动容。

然而不过转瞬,他清醒过来,一把掐住了江云溪的脸,眯眼质问她:“楚熠教你说的?”

江云溪睫毛轻颤。

“如果是,便回去告诉他,别玩这些把戏,恶心。”

“如果不是,”楚穆宸目光阴沉下来,捏着江云溪脸的手也加重了几分力道,“我劝你安分守己,不该有的念头,便别有,以免白送了性命。”

说完一松手,江云溪随之栽倒在床榻上。

楚穆宸已起身,冷眼俯视着她。

秀秀端着药碗进屋。

“给王妃服下,她已经病魔怔了!”

说罢拂袖而去。

江云溪手扶着床沿,心头却涌上一股烦躁。

狗男人,竟不信她!

“王妃。”

秀秀扶她起来,将药碗递给了她。

她端着药碗小口小口抿着,抬眼扫了眼秀秀。

沐瑾拢共三个陪嫁的。郑嬷嬷走了,眼下只剩下秀秀与冬雨了。

江云溪喝完药,将药碗递还给秀秀。秀秀却在接过药碗时,低声说道:“王妃,太子殿下请您明日到绿竹楼一叙。”

绿竹楼?

这是沐瑾从前常与楚熠幽会的地方。

“秀秀,”江云溪幽幽问道,“想步郑嬷嬷的后尘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打得秀秀猛然跪倒下来。

“王妃饶命!”

江云溪疲惫合眼,只道:“滚出去,或者滚出府,选一个。”

秀秀大骇,猛地磕了一个响头后匆匆逃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