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高冷妃第三章调香-傲娇王爷高冷妃第三章调香阅读

第三章调香

寻常提神所用香料,总归是薄荷草一类,提神是提神了,可靠的是刺鼻清爽。

少量的提神香料自然是让人感觉到舒适的,但像皇上这个需求量,嬷嬷往香炉中加的剂量多了,味道也自然不再好闻。

皇上有几分惊讶地看向了江云溪,威严的一张脸上露出了探寻的意味。

“丫头,你懂香?”

还不等江云溪答话,楚穆宸便皱眉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

他虽不喜欢这个女人,但她终归是自己恩师的女儿,他总不能叫她出事。

于是上前一步道:“她哪里懂……”

“想不到弟妹还有这样的本事。”

楚熠也走进殿中,温润的面容上挂着笑,当真是一副兄长的好模样!

“不若弟妹今日就显显身手,让我们开开眼?”

这分明是趁机刁难他们!

楚穆宸面容一沉,正欲开口,可话还未出口,江云溪镇定自若的声音就自他身旁响起。

“那沐瑾今日就献丑了。”

楚穆宸侧目,只见江云溪小脸微抬,傲然得令人生畏。

皇上也点头失笑,面上几分赞赏,笑道:“那丫头,你来给朕调一个。”

跟着又俯视地上跪着的嬷嬷,道:“七王妃今日补了你的窟窿,朕就饶你一命。”一挥袖,便准备叫人备上了香料。

“不消。”

江云溪说罢,便缓缓走出了大殿。正待皇上困惑不解时,江云溪却转了回来,手上多了几株淡紫色的花。

“这是?”

“回陛下,这是佩兰。陛下殿外有种植的。”

皇上哑然失笑。这丫头心倒是细。

楚穆宸将茶杯送到唇边,黑眸却眯着,视线片刻不离江云溪。

方才老皇帝对嬷嬷说的话,分明是将嬷嬷的命都压到了江云溪身上!若是江云溪调得合皇上心意,那自然皆大欢喜,她露了脸,也救了嬷嬷的命。

若是不成……

楚穆宸不由自主地将茶杯捏紧。

她有那个本事吗?

江云溪缓步行到香炉边上,将香炉扶起,并未将原来的香料倾倒出去。

玉指攥着淡紫的佩兰,置放到香炉之上。

随着袅袅青烟,一滴两滴的紫色花汁滴落下来。呲呲几声,像是要将火熄灭了一般,谁知这火却愈发红旺!

皇上与楚熠不禁都来了兴致,目光都聚在江云溪身上。

可不过转瞬,他们却又都失望下来。

方才刺鼻的味道是消散了,却也什么味道都没了!

“这香,是难调。”楚熠摇头笑笑,“弟妹恐怕是觉得见得多了,便是会调了。”

楚穆宸皱眉,紧紧盯着香炉旁的江云溪,最好别让我丢脸!

谁知江云溪略微勾嘴,轻蔑的看了眼楚穆宸。

随之,又是三滴汁水进入香炉,本是飘飘忽忽的白烟,竟是一下直了起来,不止是太子就连皇帝都瞠目结舌!

丝丝香味钻进鼻尖,瞬间令人神思清明。

楚熠呼出一口气,皱眉不解。

江云溪何时会调香了?

众人还未曾开口,下一刻只觉脑袋一凉,一股清凉舒畅的感觉直奔天灵盖!

这感觉就如同是人在烈日下暴晒了一整日后,砰一声,扎进清凉无比的山泉中一般!

楚穆宸凝目朝香炉边望去。

只见袅袅青烟笼罩在江云溪身上,而她只低垂着眼,目光落在香炉里。

宛如出尘谪仙一般。

“香已调好。”

平和的声音响起。

一抹红衣飘过,江云溪已从香炉边,走到了大殿中央。

金殿之上,江云溪红裳胜火,让人不敢逼视。楚穆宸望向她,心头一动。

皇帝颔首称赞道:“好好好,这才是朕想要的香。”

说罢,向嬷嬷觑了一眼,道:“还不快向七王妃谢恩?”

“多谢七王妃!”

嬷嬷跪行到江云溪脚边,身子还抖着,显然是还心有余悸。

楚穆宸一口饮进杯中茶水,不语。

皇帝赏赐了江云溪一番,又留着他们吃了晌午,才放他们离去。

马车颠簸了一路,终于到了王府。

她下车,正吩咐郑嬷嬷将赏赐的物什归置好时,却听得身旁响起了一道阴冷的声音:

“方才的风头出够了吗?”

江云溪动作一滞,继而呵地一笑,一回头,美眸中尽是风情。

“得陛下黄金百两,丝绸百匹,风头够不够妾身不知,但赏赐够了。”

楚穆宸哂笑一声:“够得你再调一次迷情香吗?”

郑嬷嬷正给抱着丝绸准备进府,闻言手上动作一抖。

江云溪从容一笑,反问:“王爷这么喜欢给人泼脏水吗?”

装,继续给他装!

楚穆宸黑眸冷冷扫过郑嬷嬷,“你的陪嫁嬷嬷被人看见昨夜偷偷往香炉中加了东西。来,你告诉本王,真凶是谁?”

郑嬷嬷肥胖的身子剧烈的抖动起来,头埋得低低的,结结巴巴地说:“老奴……并未、并未……”

一抹嘲弄从楚穆宸眼眸划过。

“这时候说谎,可知是什么下场?”

“老奴不敢!”

郑嬷嬷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这一跪也将江云溪跪得心头一沉。

“迷情香是谁下的?”

“是……”郑嬷嬷嘴唇发抖,“不是王妃下的!是老奴下的!王妃不知情的!……”

楚穆宸嘲弄地看着江云溪。

而江云溪此时简直是被气得发抖!

郑嬷嬷那句“王妃是不知情的”分明是坐实了她知情!

江云溪玉指攥紧,面上却还是带着精致的笑容,轻呵一声,道:“郑嬷嬷,这是要网我身上泼水?”

“不过也没关系,打上一顿,什么都肯招了。”

楚穆宸黑眸阴沉。

她竟然连自己相伴十余年的嬷嬷都舍得打。

江云溪嫣然一笑:“二十板子,嬷嬷受得住吗?”

“王妃饶命!”郑嬷嬷吓得直哆嗦,急急磕了一个响头,“是将军!是将军怕您不肯跟王爷好,才命老奴……”

“放肆!”江云溪变色,“谁给你的胆子污蔑我父亲!”

“够了!”

手猛地一痛,人已被楚穆宸拽至了身边。

楚穆宸双眸中已写满了不耐,低声道:“你还有什么好演的!你若不做这等龌龊事,怎会连累沐将军声誉?”

呵!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信她。

江云溪冷冷一笑,凑近他耳边,幽幽说道:“保全你恩师,我父亲声誉的最好法子,就是将郑嬷嬷关起来,封上她的嘴。王爷觉得呢?”

楚穆宸皱眉不语,黑眸中倒映出她的面容,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皇帝赐婚后他去到沐家,见到沐瑾一副寻死觅活,闹着非楚熠不嫁的模样。

披头散发,声音如鬼嚎,狼狈得如鬼魅一般!

视线落到江云溪唇边那一抹盛放妖冶的笑容,黑眸一沉。

记忆中那个狼狈的沐瑾,怎么也跟眼前这个人融合不到一起!

“你究竟是谁?”楚穆宸逼近她,声音只有他们二人能听见,压迫意味十足,“冒充七王妃的下场只有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