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荆,陈柯任我的修炼全靠吃在线看

我的修炼全靠吃

我的修炼全靠吃

作者:提剑走长歌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04 18:36:3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我的修炼全靠吃》是由作者提剑走长歌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我的修炼全靠吃》精彩节选:项仲穿越了,这个世界有异能、有武道、有灵气、有科技、有废土、有遗迹......被饿醒后,疯狂寻找食物的他意外发现,视野中心所有东西都被标注上了经验值。将标注有“1点经验”的面包塞入嘴中,眼前浮现一行字:获得经验值1点。18540513十米腊肠:价值3点经验。——吃!智能腕表:价值15点经验。——这玩意儿也能吃?前身的锅甩不掉,想要出人头地的项仲,踏上了前往废土的路。凭被人视为垃圾的F级吞噬异能,他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吃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节选

在这几周的时间里,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徐婷婷就偷偷地和刘大虎约会,甚至还和马俊豪也偷偷约炮会。

偶尔有一次被陈紫荆发现了,并告诉了项仲,但他俩都装作不知道而已。

一到了白天,徐婷婷就对刘大虎爱答不理的,好像很嫌弃他的样子。

或许徐婷婷心里爱的男人只有项仲一个,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有什么感情。

项仲知道了她的情况,但他还是接受不了这种把生理需求和灵魂分开的做法。他一直认为,爱情是灵魂和肉体的双重结合,不管是有性无爱,还是柏拉图式爱情,都是违法自然规律的,都是不对的......

大家转而往左边走去,四十多分钟之后,前方几百米处出现了一辆车。

这次可不是手推车了,而是一辆正儿八经的汽车。

柏油路的两侧各有一条水沟,早就已经荒废了,里面一点水都没有,长满了齐膝深的杂草。

此时,那辆汽车就扎在水沟里。

项仲让众人在原地休息,他先赶紧跑过去,如果那辆车还能用的话,他就开车回来接大家。

徐文彪一见到车就两眼放光,非要跟着一起去。

两人跑到汽车旁,仔细查看一下车况。

这是一辆面包车,在出事时应该是速度很快的,车头撞在沟底,就连车的前脸子都变形了,驾驶室里的气囊也弹开了,眼看是肯定报废了。

驾驶座上有一只丧尸,趴在安全气囊上,看不见容貌。它慢慢朝项仲伸出爪子......

“他母亲的!老娘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车,本来还以为终于不用走路了,没想到竟然是辆报废的!看来咱们还是得继续走路了!”徐文彪抱怨道。

“没关系,这么多的山咱们都爬过来了,现在至少比那时候强多了,而且总会遇到车的。”项仲抽出长矛,就准备刺下去。

“别......水......水......”

趴在安全气囊上的家伙竟然发出了声音,虽然有些低沉嘶哑,但确实是说话了。

“我去!这竟然是个活人?”项仲吓了一跳。

如果那人再晚一些开口,就要被项仲刺死了。

项仲二人赶紧小心翼翼地把他从车里弄出来,平放到地面上。

这人中等身高,瘦得皮包骨头,但是五官比较清秀,如果是以前的话,应该是一个比较帅气的男人。但此时他已经饿得骨瘦如柴,两腮和眼眶深深地凹陷进去,完全脱相了。如果他不说话,看上去真和丧尸一样。

“水......水......”

那人的嘴唇已经爆皮开裂了,嗓子也干哑得像是在用砂纸摩擦石头。

说完这几句话,那人脑袋一歪就没了动静。

项仲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和颈动脉,发现他只是晕过去了。

于是项仲赶紧摘下随身携带的矿泉水瓶子,往那人的嘴里倒进一些水去。

“你觉得这个人能救活吗?”徐文彪问道。

项仲摇摇头:“不好说,得等陈紫荆来了给他看看才能知道。”

然后他就朝陈紫荆挥挥手,示意她赶紧过来。

他又给那人的嘴里倒进一些水去。

“这.....老娘原本是打算来找辆车的,没想到车没找着,反而是添了个累赘!”徐文彪哭笑不得地说道。

没过几分钟,陈紫荆就跑来了,她一眼就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

“呀!这里竟然还有个喘气的?你们是从哪找到这个喘气的家伙的?从车里吗?”陈紫荆问道。

项仲朝那人努努嘴,说道:“你帮他检查一下,看看这人还有没有救?”

陈紫荆忙活了一大阵子,累得满头大汗,最后说道:“从初步检查来看,他没受到太大的外伤,只是有些擦伤而已,不会致命。但他的身体很虚弱,缺水很严重,营养也很缺乏,应该是好久没吃过饭喝过水了,这需要慢慢调理。”

项仲继续问道:“也就是说,能救得活了?但是需要很长时间?”

“没错!就算是在医疗条件完善的医院里,估计至少也要两个星期左右才能恢复正常。”陈紫荆很肯定地答道。

言外之意,在目前这种缺医少药的条件下,可能需要更久。

项仲和徐文彪对视一眼,皆是感到有些为难。如果带上这个家伙的话,肯定会拖慢大家的行进速度。但是如果扔在这里不管,任其自生自灭的话,好像也不人道......

项仲考虑良久,终于咬咬牙,下定决心说道:“带上他一起走!我和老徐轮流背着他,等我们找到一辆车就轻松多了。能救一个算一个吧......”

别人不知道他肩负的任务,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一边是可以救下更多人的秘密任务,一边是眼前迫切需要救治的同胞。他能下定这样的决心实属不易。

大家再次上路,时不时给那人喂点水。陈紫荆把烤肉切成肉末,煮成一锅肉汤,给那人当做食物。像他这种因饥饿而极度虚弱的人,是不能一下子就吃太多饭的。

项仲或徐文彪要轮流背着他,拉车的人就少了一个主力。所以大家拉起手推车来就更吃力了,但没有一个人有不满的意见。

现在是夏末秋初,天气还是有些炎热的,如果暴晒在阳光下的话,很容易中暑的。大家用兔子皮做成一个凉棚,给那人遮挡阳光。

到了傍晚时分,那人已经彻底清醒过来,虽然还是虚弱得不能走路,但至少能说话了。

“谢......谢......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我就死......死死......定了。救命之恩......不言......谢!”那人趴在项仲的背上,感激得说道,眼眶里盈满泪花。

项仲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我......叫陈......陈柯任,我是一名报社编......编辑。几天前,我......我逃命出来......”陈柯任说道。

项仲安慰他道:“没事儿,你别激动,别着急,慢慢说。”

“不——是的,我本来说话就......就结巴,还......还有点口......口吃。”陈柯任说道。

项仲无语地翻翻白眼儿,没想到自己又救了一个奇葩。这家伙连说话都费劲,一句话能破成好几句,真是让人着急啊......

大家花了一个小时又五十六分钟,才终于弄明白了这家伙的来历。

他叫陈柯任,今年23岁,是思山省当地人,就在几百里外的铃兰市工作。他从小热爱诗词歌赋,尤其是唐诗宋词元曲,所以大学时的专业就选了古汉语文学专业。

大学毕业后,他想去考学校老师的事业编制,想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他的笔试成绩考了第一名,却在面试时被淘汰了。理由是他的口吃和结巴太严重,一节课讲不了多少内容......

后来他就去一个报社当了编辑,整天和文字打交道,也算是满足了自己的愿望和爱好。但他的同事却总是嘲笑他口吃和结巴的毛病。

灾难爆发的时候,他正在单位里加班,发现情况不好就立刻开车往家里跑。他家就在铃兰市的郊区,可等他赶到家里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父母已经变成了丧尸。

没办法,他就开着车尽量远离市区,专挑一些偏僻无人的荒野跑。可那样一来,食物和水就极度匮乏了。他东躲西藏了几周,等他跑到这里的时候,终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汽车也撞进了沟里,然后就昏迷过去了。直到他听见项仲和徐文彪的说话声,才终于醒来。

“我......昏迷了......多久?今、今天......是几、几号?”陈柯任问道。

项仲看了一下日期,回答道:“8号。”

“还......还好,我只昏迷了......一、一天。”陈柯任放心一些了。

项仲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吗?比如老婆孩子、兄弟姐妹、大伯叔叔之类的?”

“唉!哀离......失怙......德何报,哭竹生笋......哺未偿。天上......人间两陌路,死生契阔......各凄凉。我家里没、没什么亲人、人了。”陈柯任答道。

徐文彪实在受不了了,说道:“哎呀妈呀!和......和你说话......真费劲,老娘都、都快急死了。你、你你......以后还是少说话......话吧。”

陈柯任指着徐文彪道:“你!你你你......学、学我?!”

徐文彪无奈地说道:“滚蛋!老娘那是被你带得跑偏了,都快被你传染了!”

大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项仲说道:“你先休息几天吧,等你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可以自行离去,或者是跟着我们也可以,但我们要去北方,去首都。”

“你们......去那里......干、干啥?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尽力。莫道前路......无知己,天、天下......谁人不识君......”

“闭嘴!”大家异口同声地喊道。

“唉!好......好吧......”

......

又走了一会儿之后,徐婷婷指着前面,兴奋地喊道:“你们快看!路边上那个黑不溜秋的东东是啥玩意儿?是不是一辆车?”

朦胧月色下,一辆黑色的皮卡车停在路边。

大家赶紧跑过去,项仲让大家在一旁等待,自己提着长矛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窗玻璃。

“吼!”

车内的两只丧尸瞬间发出嘶吼声,朝他伸出爪子。其中一只丧尸在驾驶位上,另一个丧尸在副驾座上。这是一对老年夫妇变成的丧尸。

驾驶位上的老头子丧尸拍打着窗户,却无法出来。

项仲打开车门,那丧尸一下子朝他的手腕抓来,幸亏项仲反应灵敏,才躲避开来,用长矛将它杀死。另一边的老太太丧尸已经爬了过来,项仲赶紧抽出长矛,立刻插入它的眼窝里,也把它杀死。

项仲眉头微皱,疑惑地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咱们从大山里出来之后,遇到的这几个丧尸好像和以前的丧尸不一样了?”

其他人都是迷茫地摇摇头,表示没发现异样。

项仲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它们的动作......好像变得快一些了?”

其他人再次摇摇头。

陈紫荆说道:“这......应该不可能吧?我没发现有什么变化啊?”

项仲只好放下心中的疑惑,以为是自己想多了。他也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和丧尸打过交道了,或许是错觉也说不定。

“嗨,别想那么多了,眼前最重要的是,咱们终于有车了!”徐文彪高兴地说道。

小说《我的修炼全靠吃》第十九章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