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女相小说-名字是华世宜,谢容

一品女相

一品女相

作者:清和月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4 18:27: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师府 第二章青梅 第三章世宜 第四章谢家 第五章夫妻 第六章族学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独家小说《一品女相》由清和月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华世宜卫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华世宜叹了口气,她仕途顺遂,可惜情路坎坷,青梅竹马陷害她于水深火热,未婚夫嫌弃她只懂文墨,丈夫老谋深算活像只狐狸,不过她还偏生喜欢狐狸,这样才配她的铁腕手段,俗称以柔克刚。卫卿耸了耸肩膀,我倒不是非要娶你不可,只是你知道我的小名叫亲亲后,一天到晚这么叫,叫的我心痒痒,只好把你娶回家,日日折磨你才消本官心头之恨。...
节选

“小心些。”

“是。”

谢容一脸坦然,喻承彦不由暗自叹气,再去看竹筒,已经不见了,正纳闷呢,发现谢容的手里正捏着那个竹筒,从里头抽出一张小纸条。

“不行!”喻承彦轻声阻拦。

谢容斜眼看他,心想,我的媳妇写的纸条我有什么不能看的。

然后,当着喻承彦的面,将纸条打开了,结果他的脸就黑的比面具还黑,只见纸条上赫然写着:“甘容没给你惹麻烦吧?”

喻承彦自然也看到了,他低头一笑,听在谢容的耳朵里却刺耳的很,谢容眯起眼睛,好啊,你这小丫头,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

谢容拿起桌上的毛笔,喻承彦碍于先生,不知道如何阻拦,只好在下面抓谢容的袖子,谢容随手一甩,讲喻承彦甩脱,然后在纸条上画了个大王八,塞入了信筒,用指尖一弹,传递了回去。

华世宜正听的昏昏欲睡呢,见竹筒快速地回来了,忙伸手接住,趁先生不注意打开纸条看了起来,结果上面居然画了一只大王八,龟壳上还写着三个字:华世宜!

华世宜瞪向了隔壁,正巧谢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下好了,在桌上老眼昏花的夫子发现怎么多了个人,当即怒拍桌上的戒尺,“堂下是谁!竟然在这放肆大笑,成何体统?”

喻承彦忙起身,见谢容还笑盈盈坐着,扯了一下他道:“快给先生赔罪。”

谢容一脸瞧你那样,然后利落起身,假模假式的行了一礼,“先生请勿怪罪,我是来师家做客的,便来旁听。”

“既然是旁听,就不要影响他人。”先生语气稍缓,只要不是自己的学生物如此无礼就成。

“是。”谢容一**又坐了下来,就在此刻,小竹筒又滑溜溜地过来了,谢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半点声音也没有。

喻承彦又气又急,恨不得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小子丢出去。

谢容炫耀似得把纸条抖了抖,结果一把戒尺就丢到了他眼前,抬头就是那个气的胡子冒烟的先生!

“你,给我出去!”

谢容耸了耸肩膀,默默走了出来。

他穿好鞋,便打算好好看看这个族学,师太傅是名满天下的才子,但出乎意料,族学内还设了靶子、蹴鞠等一些让孩子们锻炼身体的东西,看来也不是死读书嘛。

“你干什么呢!”华世宜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谢容一愣,见她一个人站在自己身后,讶异道:“你怎么出来了?”

“我看你出来了,便借口肚子疼,想看看你到底想干嘛。”华世宜今天穿了一身淡青色的衣衫,头上还是那两个小啾啾,不过换了跟衣衫同色系的飘带。

“我没干嘛,不过我现在要干嘛了。”谢容说完,扬了扬手中的纸条,贱兮兮道:“你说我要是把纸条给你的先生,他会不会罚你,也许是抄书五十卷,要么就是罚戒尺。”

“你!哇,我没看出来你是个阴险小人啊!”华世宜气的叉腰。

谢容见她气起来咬牙切齿的,像个炸了毛的小兔,不由得意的将纸条举高,“嗳,我可没说我是君子啊。”

华世宜气的要扑上来咬他,他见她急了眼,忙跑了起来,边跑边回头甩纸条,“你可得快点啊,追不上我,这纸条我就给你先生了。”

“你别跑!”华世宜也来了倔气,追着他就跑了起来。

“来来来!”谢容是男孩,步子迈得大,跑的也快,华世宜一路小跑,小脸气的红扑扑的,结果被地上的树藤一绊,摔了个五体投地。

谢容见状更是大声笑了起来,“你看你那样子,蠢死了!”

华世宜自个翻了个身,看着自己新做的裙子,红了眼眶,这可是阿姐绣了几个月才给自己绣好的!她自己都心疼的不得了!

谢容见她背着自己,心里一跳,料想自己闯祸了,便磨蹭着走了过去,蹲到她身旁,“喂,你怎么啦?”

华世宜不理他,低头去弄裙子上的泥巴。

“泥巴脏死了,别弄了,我给你买条新的吧。”谢容讨好道。

“谁稀罕你的裙子,你给我走!”华世宜推了他一把,她那点力气,根本推不动谢容,谢容只是挪了挪位置,盯着她身后不放。

“你看什么看!”

“你别动。”谢容正色道。

“你让我不动就不动,我是木头疙瘩么?”华世宜没好气道。

“你背后有蛇,真的别动。”谢容轻声道。

“什么?”华世宜突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毛孔都竖起来了,她不敢回头,咽了咽口水道:“怎么办呀?你骗我你就死定了。”

“我绝不骗你,等会我数到三,你就躲到我身后去。”谢容说完,深吸一口气后,开始数数了,“一、二、三!”他话音刚落,华世宜便捂住头,向他身后躲去,而同一时间,谢容抽出了藏在腰间的小匕首,一手护住华世宜,一手执匕首,快速的插入了那蛇的七寸之处,蛇被他钉在树上吃痛,用尾巴紧紧缠绕住了谢容的手臂,转身就要咬住谢容。

“啊!——”华世宜受惊尖叫起来,谢容却伸出另一只手,抓过一旁的树枝,蛇的头便被树枝格挡开来。

而就是这声尖叫,使得众人都反应了过来,冲了出来。

“世宜!”华清如惊慌失措地到处喊道,只有世宜不在学堂,肯定是她出事了。

华世宜此时根本听不见自己姐姐的呼唤声,她盯着谢容,只见谢容抓起匕首,顺着蛇的身子往下划,直叫那条蛇活活被疼死,脱力松开了他的手臂,软趴趴地垂了下来,他才将匕首拔出。

“好了,没事了。”谢容脸上也全是汗,只是戴着面具,华世宜看不到。

华世宜看着谢容,尴尬道:“谢谢你。”

谢容随手把匕首塞进腰间,“谢什么,这是应该的,这蛇有剧毒,如今是夏季,应当多叫人在这附近撒上雄黄粉才是。”

华世宜想起身,发现自己半边身子都软了,谢容见状,伸出了手。

小说《一品女相》第七章毒蛇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