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衍,温简,言以谨离婚游戏:言少轻轻宠在线看

离婚游戏:言少轻轻宠

离婚游戏:言少轻轻宠

作者:北禾羊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7-14 21:18:0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轨? 第2章 我做什么,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第3章 我把你迷住了? 第4章 我这不是怕她把我忘了 第5章 这长得也太标致了 第6章 那位带墨镜的好像是墨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近期抖音热推的小说《离婚游戏言少轻轻宠》现已火热完结,为您提供离婚游戏言少轻轻宠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堂堂市长千金温简竟然经历了出轨、亲手抓小三、离婚等一系列狗血剧情事件后,竟然发现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一切竟然都是自己的前夫主导指使,有什么比她这样的经历还要倒霉呢。
节选

近期抖音热推的小说《离婚游戏言少轻轻宠》现已火热完结,为您提供离婚游戏言少轻轻宠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堂堂市长千金温简竟然经历了出轨、亲手抓小三、离婚等一系列狗血剧情事件后,竟然发现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一切竟然都是自己的前夫主导指使,有什么比她这样的经历还要倒霉呢。

等到跑到编辑面前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她气息有点不匀,说起话来有些断断续续的:“对不起对不起,我睡得时间太久了。”

然而对面的男人气定神闲的看着她,甚至给她递了瓶水:“没关系,我刚到没多久。”

温简接过水,见他没有什么不耐烦,才微微放松:“那我们出发吧。”

“嗯。”

言以谨到的时候满脸的不耐烦,他进来直奔靠窗的位置,然后坐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你抽什么疯?”

“请你吃饭啊。”

男人自顾自的拆着红酒,拿着杯子给他倒了一杯:“同是天涯沦落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呗。”

说罢,他将倒好的红酒推到了言以谨的面前,笑嘻嘻的看着他:“放开吃,今天爷请客。”

言以谨倒是没在意他说的请客,只是皱着眉头看着他:“你和言书又怎么了?”

顾衍摆摆手,像是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只是言简意赅到:“和我生气了,出国旅游去了。”

“出国?”

“巴塞罗那。”

“嗯?那你为什么这么不高兴?”

“和男人一起。”

顾衍脸色慢慢的变得恹恹的,没了刚才的气定神闲:“怎么可以这样,那可是我们约定好一起去的地方,她怎么可以和别人一起去了。”

言以谨懒得看他难过,他声音淡淡的:“言书的性子你第一天知道?”

顾衍声音闷闷的:“就是太了解了,所以生气都不知道从哪开口。”

这幅样子,像极了被丢弃的宠物狗,言以谨看着,没忍住勾了勾唇,只是笑意还没到眼底,就直接僵住了。

他的视线定格在某处,只见温简和一个男人并肩走了进来,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很是开心,那个人,言以谨眯了眯眼睛,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顾衍自顾自的伤心了一会,见言以谨真的没打算安慰他,有些无语,他抬头刚想抱怨,结果就看到了男人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冷淡气场,他有些好奇的朝着他看着的地方看过去,这一看,一切了然。

他笑了笑,立刻抬手:“温简!”

这边,温简正在和男人商量在哪里坐下,还没有说定,就听见有人叫她,她看过去,先看到的是言以谨,然后是他对面跟自己打招呼的顾衍。

温简又和莫周说了几句话,这才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顾衍看着她极其不情愿的步子,又看了看言以谨越来越黑的脸色,心情大好,直到温简走近,他才开口道:“你怎么在这里?”

温简走到了桌边,也没坐下,她甚至看都没有看对面的男人,对着顾衍说道:“这家牛排挺不错的。”

“啊?”

见顾衍没有反应过来,温简老老实实的解释道:“我是说,这家牛排挺不错的,所以我来吃个晚饭。”

她刚说完,对面的男人就开口了:“和莫少一起吃?”

温简想纠正一下,说那是他主编,可是转念一想,言以谨说的也没错,就不再开口了,只是敷衍的点了个头,眼神还是看着顾衍:“叫我什么事?”

顾衍摸了摸下巴:“好久没见了,一起吃个饭?”

温简白他一眼:“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没看见我跟谁一起进来的吗?”

“我就是因为看见了,所以才拉着你一起吃饭的,”顾衍一脸认真:“你又不是不知道网上传的都是些什么,你还跟他一起吃饭?你就不怕媒体再抹黑你一把,到时候温伯伯脸上都挂不住。”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至于么,不就是一顿饭。”

顾衍有些无语:“一顿饭?你这一顿饭引出来的麻烦可不少,你现在可不就是变得水性杨花了。”

温简瞪大了眼睛:“你胡说什么?”

顾衍还想再说什么,言以谨清清淡淡的声音插了进来:“顾衍,别胡说,温大小姐和他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

他顿了顿,看向了温简,此时后者也看向了他,男人弯了弯唇:“我相信你不会眼瞎到喜欢他的。”

顾衍:“.”

这不是明摆着侮辱人家吗?

言少爷,你清醒点,人家没有那么差。

果不其然,听到他这么说,温简立刻反驳:“为什么喜欢他就是眼瞎?言少爷,人家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还是家缠万贯,又可以帮助我,跟你比,他好太多了好吗?”

她每说一个字,言以谨的脸就黑一分,尤其是最后拿这个男人跟他比的时候,言以谨气压降到了谷底,他压抑着,眼底有着浓稠的冷意。

“温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字现在被他叫起来,有些深入骨髓的冷,似乎是要她把碎尸万段,但是温大小姐仍旧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言少爷,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在这闲聊了,再见。”

说罢,心情愉悦的转个身,朝着莫周的方向走去,步子要多轻快就有多轻快,这次可是她赢了,她可是少有的看到言以谨吃瘪的样子。

真后悔没有拍照。

等到温简走远了,顾衍才转过头,幸灾乐祸的看着言以谨:“我说你怎么想的,和人离了婚还管的这么宽?”

言以谨眼神还落在不远处那个蹦蹦跳跳的身影:“这就宽了?”

他收回视线,慢慢的端起茶杯:“我还有更宽的。”

顾衍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有些头疼:“你认清你自己好吗?你现在就是她的前夫,还是她极其讨厌的前夫。”

“嗯,我知道。”

见他难得的没有反驳自己,还有些诚实的承认了,顾衍有些意外,他看着对面静静地喝茶的男人,想了想:“言以谨,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离婚的事情,你是脑子抽了,想和温简离婚?”

对面的男人没有说话。

顾衍见他沉默,接着说道:“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我们好歹也认识很多年了,对于你喜欢温简这件事情上,我比谁都有话语权,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你这是哪一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