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维,时语音,车御离车先生宠妻无度小说-吴维,时语音,车御离小说叫什么名字

车先生宠妻无度

车先生宠妻无度

作者:陆小柚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7-14 21:10:3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奢侈品男人 第2章 你往哪里摸 第3章 不是故意毁您清白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陆小柚原创小说《车先生宠妻无度》讲述了时语音车御离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车先生宠妻无度陆小柚小说阅读。时语音车御离小说精彩节选:时语音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将车先生照顾地虎猛龙精,却不想竟然自己养虎为患,根本是养了一条大尾巴狼,好了之后,就把时语音给拐走了。
节选

吴维还在试图讨好:“可是你的手不上药不会好的。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心疼你的伤!”

时语音困扰极了,余光瞥见车御离唇边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让她觉得这个可恶的男人是在看戏。

时语音干脆拖车御离下水:“我有药啊,少爷刚刚给我拿了一支特效烫伤药。”

趁吴维怔楞之际,时语音快刀斩乱麻,硬着头皮吹嘘起来:“这是国外进口的特效药,少爷对我可好了,这种药膏擦上一天就能好。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快收起来吧!”

她说着自己都不信的大话,生怕车御离当场拆穿自己,心虚得不得了。

偷偷看车御离的反应,那位大少爷不动声色,清贵的五官带着一抹的玩味,有一种优雅的性感。

看得时语音原本就偏高的体温持续升温,粉颊上的红晕越来越重,看起来倒像是在害羞一般。

吴维的目光闪了闪,对上车御离幽邃的目光,他再不甘心也只能作罢。

“好……好的。”吴维声音低落下去。

谁也没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阴暗的嫉妒。

那嫉妒一闪而过,吴维很快掩饰起自己的情绪,唯唯诺诺道:“那少爷……我先走了。”

吴维的离开让时语音长吁一口气,然而在对上车御离矜贵中带着戏谑的眼神,时语音还是觉得头皮发麻。

时语音嗫喏道:“少爷……”

车御离拿起手里的药膏,动了动手指,那只药膏在他修长的手指间转来转去,动作流畅很是好看,时语音却觉得他像是一只优雅的猫,将老鼠玩弄于股掌之间。

——对,她就是那只帅不过三秒的老鼠!

车御离终于开口道:“刚刚是谁这么有骨气,不要我的东西?”

时语音腹诽道:让你免费看了一场戏,不收点门票,我岂不是很亏?

“应该是我说的?”时语音小声说着,“但是我又发烧,又烫伤的,脑子不清楚,您就别和我计较那点小事了吧?”

时语音骨子里清高又倔强,在车御离面前也鲜少折腰。

大概是人在发烧时都容易软弱,时语音缺水的嗓音沙哑低柔,比起平日里清亮如莺的声线,此时听上去温柔多了。

车御离的手指顿了顿,嗤笑一声,再将那支药膏轻轻一抛,这次精准地扔到了时语音的手里。

“少爷我大人有大量。”

这人矜贵,哪怕好意,也要拿腔拿调地说出来。

但是配上这样低沉好听的嗓音,绝对有让女人心动的资质。

两个人之间的争锋相对渐次消弭,车御离操控着轮椅转了半圈,正打算离开回自己的房间。

谁知时语音追了两步,期期艾艾地对车御离道:“少爷!我的被子和床都打湿了,今晚,……能不能还在您房里打地铺?”

“嗯。”

车御离淡淡地吐出一个字,又恢复那副疏离姿态。

时语音却习惯了他这副面貌,跟在他身后甚至还自觉地位车御离推起了轮椅。

车御离的房间,哪怕打地铺也比自己的房间舒服。

再加上今晚因病特批休息,时语音不用照顾车御离,吃完退烧药又擦好烧伤药,早早就睡了。

舒服的状态让时语音连睡觉都勾着唇角,她睡得很沉,连车御离的轮椅停在旁边也感觉不到。

车御离看着她恬美的睡颜,深沉的眼底有一丝暗芒,似乎想不通她连病带伤的,怎么还能摆出这样一副满足的样子?

病是因他而病,伤也是为了救他而伤。

车御离的心脏强大而冷硬,却不知道此时自己脸上冷硬的线条有一丝松动,连冷峻的唇角都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

……

第二天起来,时语音的烧就退了,手上的伤还没好,车御离大发慈悲,需要碰水的活还是由家里的另一名女佣来做。

这样一来,时语音就有了一点闲暇。

她吃完中饭,到花园里透透气。

车御离所居住的别墅占地很广,从大门到他们居住的住别墅有好长一段路,大大的花园有假山、有人工湖,还有一大片喷泉广场。

时语音走到喷泉边上,几只豢养的彩雀飞过来,她扔了点鸟食出去,被鸟语花香包围着,很惬意。

忽然,围在她身边的彩雀忽然全都飞走了,一道阴影将时语音笼罩起来。

她抬头,就看到吴维站在自己面前,他扎着干活的围裙,手上还拿着花剪,看上去来势汹汹的。

“小雨。”吴维的嗓子微微发哑,脸色也带着阴沉。

时语音被他打扰了好不容易才来的清净,也有点不高兴,但还是抑制住了内心不快,问道:“有事吗?”

吴维是个粗人,他直言问道:“你和少爷是什么关系?”

“主仆关系。”时语音淡淡抬眼,“和你一样的。”

“你们真是简单的主仆关系?!那他为什么会亲自给你送药?”吴维的拳头握紧,“我看你对他的样子也很亲近!小雨,他是少爷,你我只不过是车家的佣工,你不要对他有什么幻想……”

“你胡说什么?!”时语音听不下去了,蓦地出声打断他,“你今天说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见,你要是再胡言乱语,以后朋友都没得做!”

她的长相清丽出众,原本就很打眼。

吴维知道除了自己,家里还有不少男佣人经常偷看时语音。

她此时端起姿态,更加有一种欺霜赛雪清艳,吴维看得更加心动。

他按捺不住去握时语音的手:“我不要和你做朋友!难道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他粗鲁的动作让时语音手上的伤处传来一阵刺痛,她用力甩,却甩不开吴维的蛮力。

“放手!你想干什么?”时语音气坏了,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她也忍不住皱起眉头厉声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在攀附少爷?所以你觉得就可以用喜欢我的名义,也来占我的便宜了,是吗?”

时语音一向是安静柔和的,吴维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冷锐的一面。

但他却冷静不下来,连眼睛都红了!

“也?!你承认少爷占你便宜了?”

时语音和这种大老粗没什么好说的,他们的动静已经惹了不少注意了。

她甩不开吴维,只好用力一脚跺在吴维的脚上,趁他吃痛抽出手来,转身跑开了。

时语音原以为以后躲着吴维就能躲避事端,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她就在佣人中间听到一个传言——

她是个嫌贫爱富的心机女,趁着职务之便已经和少爷睡过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