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歌,宁锦川,望舒报告摄政王,陛下是红妆在线看

报告摄政王,陛下是红妆

报告摄政王,陛下是红妆

作者:青虹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7-14 21:04: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原来他早就知道 第2章 既生瑜,何生亮 第3章 放权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角是时歌慕容琉阭的小说《报告摄政王陛下是红妆》,是作者青虹的原创经典作品,为大家带来报告摄政王陛下是红妆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时歌自小便是慕容琉阭身后的小尾巴,不过这权在于慕容琉阭有足够的才情能指导她安邦治国,后来慕容琉阭成了她的摄政王,殊不知那个黄袍加身丰神俊朗的少年与红装艳艳美艳绝伦的女子是同一人。
节选

主角是时歌慕容琉阭的小说《报告摄政王陛下是红妆》,是作者青虹的原创经典作品,为大家带来报告摄政王陛下是红妆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时歌自小便是慕容琉阭身后的小尾巴,不过这权在于慕容琉阭有足够的才情能指导她安邦治国,后来慕容琉阭成了她的摄政王,殊不知那个黄袍加身丰神俊朗的少年与红装艳艳美艳绝伦的女子是同一人。

时歌宣寒酥进殿,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寒酥明了,单膝下跪,“陛下,今日之事,奴婢的大师兄发现摄政王府有异动后,本想禀告,但被王府的暗卫发现了,一番缠斗后,就已经误了时辰。”

时歌轻描淡写的挥挥手,“此事无妨,倒是朕想与你的师门见上一面,不知谁能做主。”

“奴婢的大师兄可以全权做主。”

“好,即刻安排一下。”

“是,奴婢告退。”

一个时辰后,京城里的一家客栈内,时歌端坐在上位。

“草民宁锦川,叩见陛下。”说话的人是个男子,一身白衣胜雪,犹如神圣而又不可侵犯的天山雪莲一般。

“平身。”时歌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谢陛下。”宁锦川起身后,一屁股就坐到了另一边,与时歌遥遥相望。

时歌打量着他,此人气度不凡,潇洒俊朗,说是哪家的公子哥都不为过。

宁锦川也看着时歌,丝毫没有惧意。

“你不怕我?”时歌有些疑惑。

“小师妹说陛下是个好相处的人。”

“可你今天早晨才坏了我的事,不怕我砍你的脑袋?”

宁锦川依旧不卑不亢道:“我就坐在这,陛下请便。”

时歌眯起眼,鹰隼一般的目光便向他刺去,而宁锦川眼底漆黑,好似深渊一样吞噬了时歌的杀意。

两人之间俞渐紧张,待气氛就快落至冰点时,时歌一笑,“好气魄,我也不瞒阁下,跟着我,一个不慎就会粉身碎骨,阁下可要想好了。”

宁锦川笑答:“小师妹都不怕,我这个做大师兄的岂能退缩?”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时歌收回表情,一脸郑重,“我需要你们在宫外做我的耳目,为我打探各府,各部甚至是邻国的消息。”

宁锦川意味深长的说:“这没问题,但是陛下……您不能光给我们画饼充饥啊。”

“我没钱。”

“这恐怕不合江湖规矩。”宁锦川故作为难状。

时歌眼睛一亮:“但是我有人,我可以和你做笔生意。”

“愿闻其详。”

“你们出钱,在最繁华的长安街上盘下来一个铺子,我这边有一位京城里独一份的制香师傅,我们做香料铺子。”

宁锦川一点一点的和时歌算账,“京城里最繁华的,莫过于长安街了,那里一个铺子可是天价啊,且不说您那边师傅的手艺有多好,光长安街上的同行,就有数家老字号。”

“您如何能保证,这个香料铺子稳赚不赔?”

时歌得意道:“开张那天,我带着仪仗,过来走一遭,夸两句,就是个茅厕朕都能让它门庭若市。”

“哈哈哈,陛下真是风趣,不过这倒是个好办法。”

时歌卖了个关子,“这可不是好办法,反而是下下等。”

宁锦川有些好奇,追问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朕需得看到你们的诚意。”时歌起身,“若是你们同意,那这个香料铺子,就叫做夜来香吧。”

她推门而出,头也不回。

宁锦川看着时歌离去的背影,嘴里一直念叨着夜来香这几个字,“夜来香,夜来香……香越浓,毒越大么,陛下,这可不是个好名字啊……”

时歌坐在回宫的马车上闭目养神,寒酥坐在她对面,问道:“陛下,谈的如何了。”

时歌微微睁开眼,瞄了寒酥一眼,又闭上了。

寒酥自知失言,“陛下恕罪,奴婢……”

“生怕我对你的大师兄动手?”时歌揉着眉心,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她实在累的难受。

“呃……大师兄胆识过人……奴婢怕……他冒犯了陛下。”

寒酥这句话说的磕磕巴巴,时歌稍有在意,眼睛眯出一条缝,悄悄的观察她。

时歌漫不经心道:“挺好的,我就喜欢他这样的。”

只见坐在对面的寒酥唰的白了一张脸,有些苦涩,“陛下钟意就好。”

时歌带着鼻音冷哼了一声,“你有事瞒着我?”

“奴婢不敢!”

时歌看她脸色复杂,不禁轻叹一声,“你这般畏畏缩缩,和他的光明磊落倒是不像,他又如何能心悦于你?”

寒酥的脸又唰的一下红了,变脸似的,她张嘴,“我……我……”半天都憋不出第二个字。

“行了行了,说正事。”时歌打断她,“我让你找的人呢。”

寒酥脸上还有红晕,显然是还没缓过来,但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说:“在路上了。”

时歌松了口气,“那就好,现在万事俱备,只等着看你师兄这场东风怎么吹了。”

寒酥一脸郑重:“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的。”

“但愿如此。”

她们回到乾阳宫后,时歌倒头就睡,衣服都没换,望舒打折哈欠问寒酥,“你们去哪了,陛下昨日的奏折没批,今日的早朝又快到了,两日的政事积到一起,陛下哪里吃的消。”

寒酥觉得这事不好多说,只得敷衍她,“陛下自有打算。”

“身子垮了,再大的打算也得推后,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不知道照顾自己呢……”望舒一边埋怨着,一边替睡过去的时歌擦脸擦手。

时歌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被望舒叫醒了,“陛下,该上朝了。”

她睁开惺忪的双眼,眼眶里因为太过干涩,流了泪。

望舒拿来毛巾,被时歌接过,“你替我更衣,我自己擦脸。”

望舒担忧的说:“陛下,您得注意着自己的身子。”

时歌将脸浸在冰凉的毛巾里,疲惫的闷声道:“这事不在我,你得把那些想骑在我头上的劝住了。”

望舒红了眼眶,“唉,为什么偏偏是陛下受这份罪。”

“因为我只是个替身。”时歌从毛巾里抬起头,眼神中映出窗外的晨曦,“但我不甘心。”

她虽然面上疲惫,但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露出了无限的朝气。

换好了龙袍,时歌站在乾阳宫门口,迎着初升的阳光。

暖暖的阳光驱散了夜里的寒冷,也赶走了时歌一身的疲惫。

她打起精神,大步的向前走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