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先生,沈柏寒非婚勿扰:错过你,错过爱在线看

非婚勿扰:错过你,错过爱

非婚勿扰:错过你,错过爱

作者:佚名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7:46: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梦魇 第2章拿着钱,滚出我家 第3章绽放的红玫瑰 第4章明日之星 第5章上错车 第6章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人公叫俞静书沈柏寒的书名叫《非婚勿扰:错过你,错过爱》,它的作者是佚名创作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过够了寄人篱下的日子,却不得不依附于他的羽翼来躲避灾难,借他的势来成全自己的碧海蓝天...
节选

刚骂完,俞敬璋便蓦地认出了这男人是谁,之前光线的问题他没有看清楚,此时知道他就是环亚的真正掌舵人,顿时吓得腿软。"沈……沈先生……"沈柏寒眼皮微垂,睨着地上把自己裹紧的人,不动声色的压着唇角。俞静书缩着身子想要躲避,羞耻,卑贱!此时都展露在这个矜贵的男人面前。突地,肩上一热,俞静书水莹莹的双眸看着他扫了老男人一眼。"她是我的女人!你也敢?"他的声音一如开始那样,浑厚却不沧桑,磁性的声线勾着人心潺潺。沈柏寒的手落在俞敬璋的肩上,面色从容。"啊!沈先生……我……我不敢了……"俞敬璋额上冷汗连连,"沈先生放……过我,我……我错了……"若不是想着反正都要给外人了,还不如自己先享受一把,家里那只母老虎也不在,正合他意。可是,这个男人怎么会恰好出现在这里?不是说,他将人骗去酒吧,被郑总那个老男人欺负揩油,他出来英雄救美吗?现在倒是英雄救美了,可是,这个坏男人不应该是他啊!俞静书抬眸看着伯父面目扭曲在一起,隐约可以看到沈柏寒手臂凸起的轮廓。她赶紧垂下眸子悄悄的拢紧身上的衣服,有苦涩的眼泪滑入嘴唇。随即,她便被人打横抱了起来。"你,你干什么?"哭过后的鼻音很重,嗓子沙哑的厉害。俞静书紧紧的揪着身上的衣服,慌乱不安的看着他。沈柏寒抱着她大步离开这充满恶心气息的房间,淡然的垂眸睨了她一眼。怀中的女人身子颤抖,微卷的睫毛上挂着欲滴未滴的泪珠。她是吓坏了吧。刚才确实是危险,如果他没有及时出现,后果难以想象!俞静书不敢一直看着他,对视的瞬间又慌乱的垂了眼,浅声道,"谢谢你。"谢谢他做了她的后盾,他的女人几个字并不好听,但是却极为受用!沈柏寒的眸色渐深,黑色的瞳仁中倒影着俞静书娇小的身子。是该谢谢他,如果不是他终究看不下去,她又怎么能平安?沈柏寒想着他刚来的时候,看着俞静书自己堵人一人纠结着进了大门。他知道她的所有,自然也清楚这个好色成性的俞敬璋。当看到她披头散发的冲出房门绝望的喊救命的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她活该!她命该如此!"先生?"细软的声音入耳,沈柏寒蓦然回过神,面色从容的把她放在车里。俞静书把脑袋埋进衣服里,轻轻的拭干脸上的泪痕,只哑声说,"今天谢谢你了,我还要去学校,先走了。"再一次说完感谢,俞静书便想下车去,却不想被男人拦住。"想走?"听到声音的俞静书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这句话太熟悉了。伯父压着她想要侵犯她的时候也是这么问的!太可怕了!她不要!她永远也不要再去尝试!俞静书惊慌失措的问,"你想干什么!"沈柏寒坐进车里,高大的身子兀自压进来,车里的空间瞬时少了许多,连空气都变得紧缺一般。俞静书缩在另一边,犹如惊弓之鸟的防备。"俞静书,你很缺钱是么?"沈柏寒睨着眼瞧她,唇角挂着一丝讽笑。闻言,俞静书更是狼狈了,手下那方方正正的弧度胳手,隔着衣服都几乎要灼烫她的手心。此刻,她仿佛赤身裸体忍受着他的探视,知道她的拮据和狼狈。俞静书咬着唇瓣,半饷说不出一个字。却蓦然听见讥诮的声音兀自轻响。"那就做我的情妇!"他的声音平缓轻松,只有那些微的嘲讽。俞静书怔愣在角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随便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而她俞静书不过是低入尘埃的草芥,可以任人践踏!她贫穷又如何,低贱又怎样!她俞静书的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俞静书猛地将身上带着淡淡清香味的衣服扔到他的身上。发了疯般拖了自己的鞋子往他身上砸!"你凭什么侮辱我!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活!滚啊你!"鞋子扔在他的身上又落到车里,发出沉沉的声音。俞静书打开门毫不犹豫的下车,心酸的眼泪再次肆意。沈柏寒淡然的掸落身上的尘埃,冷然的勾着唇角,带着冬日的寒气,"你会回来求我的!"俞静书面色一僵,却依然倔强的擦干脸上的泪痕,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街角!魏勤很快将车开到了俞家的大门口,沈柏寒一言不发的进了车的后座。屋里被'教训'了一顿的男人看着他们离开,却感受到阴凉的目光始终挥散不去。宿舍里,俞静书一个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让人头疼的学费还是没有着落,最后一学期了,她不能,不能倒在最后的关头。现在最紧要的便是解决这个问题了。想到这里,俞静书抓起背包打开门就往教学楼方向走去。从系主任的办公室出来,俞静书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沉重了几分。他说,如果自己让他得偿所愿,他就将今年系里唯一一个困难生名额给她。闻言,俞静书松开的拳头又重新握紧,她坚持了几年扛着没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现在断不会为了这五万块在最紧要的关头出卖自己。别人瞧不起自己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不要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原来,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暗箱操作的,那么之前自己拼了命拿到的第一名,却没有相应的奖学金,也是因为愿意付出代价的人给撬走了。呵,这个世界为什么要那么肮脏?俞静书仰起头,将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重新逼了回去。走出教学楼,俞静书就遇到了此时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之一--俞想想。"哟,这不是我的品学兼优的好姐姐吗?"俞想想撇开同行的人直直的朝她走了过来,"瞧这眼眶红的,是被欺负了吗?"

刚骂完,俞敬璋便蓦地认出了这男人是谁,之前光线的问题他没有看清楚,此时知道他就是环亚的真正掌舵人,顿时吓得腿软。

"沈……沈先生……"

沈柏寒眼皮微垂,睨着地上把自己裹紧的人,不动声色的压着唇角。

俞静书缩着身子想要躲避,羞耻,卑贱!此时都展露在这个矜贵的男人面前。

突地,肩上一热,俞静书水莹莹的双眸看着他扫了老男人一眼。

"她是我的女人!你也敢?"

他的声音一如开始那样,浑厚却不沧桑,磁性的声线勾着人心潺潺。

沈柏寒的手落在俞敬璋的肩上,面色从容。

"啊!沈先生……我……我不敢了……"俞敬璋额上冷汗连连,"沈先生放……过我,我……我错了……"

若不是想着反正都要给外人了,还不如自己先享受一把,家里那只母老虎也不在,正合他意。

可是,这个男人怎么会恰好出现在这里?不是说,他将人骗去酒吧,被郑总那个老男人欺负揩油,他出来英雄救美吗?

现在倒是英雄救美了,可是,这个坏男人不应该是他啊!

俞静书抬眸看着伯父面目扭曲在一起,隐约可以看到沈柏寒手臂凸起的轮廓。

她赶紧垂下眸子悄悄的拢紧身上的衣服,有苦涩的眼泪滑入嘴唇。

随即,她便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哭过后的鼻音很重,嗓子沙哑的厉害。

俞静书紧紧的揪着身上的衣服,慌乱不安的看着他。

沈柏寒抱着她大步离开这充满恶心气息的房间,淡然的垂眸睨了她一眼。

怀中的女人身子颤抖,微卷的睫毛上挂着欲滴未滴的泪珠。

她是吓坏了吧。刚才确实是危险,如果他没有及时出现,后果难以想象!

俞静书不敢一直看着他,对视的瞬间又慌乱的垂了眼,浅声道,"谢谢你。"

谢谢他做了她的后盾,他的女人几个字并不好听,但是却极为受用!

沈柏寒的眸色渐深,黑色的瞳仁中倒影着俞静书娇小的身子。

是该谢谢他,如果不是他终究看不下去,她又怎么能平安?

沈柏寒想着他刚来的时候,看着俞静书自己堵人一人纠结着进了大门。

他知道她的所有,自然也清楚这个好色成性的俞敬璋。

当看到她披头散发的冲出房门绝望的喊救命的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她活该!

她命该如此!

"先生?"细软的声音入耳,沈柏寒蓦然回过神,面色从容的把她放在车里。

俞静书把脑袋埋进衣服里,轻轻的拭干脸上的泪痕,只哑声说,"今天谢谢你了,我还要去学校,先走了。"

再一次说完感谢,俞静书便想下车去,却不想被男人拦住。

"想走?"

听到声音的俞静书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这句话太熟悉了。

伯父压着她想要侵犯她的时候也是这么问的!

太可怕了!

她不要!

她永远也不要再去尝试!

俞静书惊慌失措的问,"你想干什么!"

沈柏寒坐进车里,高大的身子兀自压进来,车里的空间瞬时少了许多,连空气都变得紧缺一般。

俞静书缩在另一边,犹如惊弓之鸟的防备。

"俞静书,你很缺钱是么?"沈柏寒睨着眼瞧她,唇角挂着一丝讽笑。

闻言,俞静书更是狼狈了,手下那方方正正的弧度胳手,隔着衣服都几乎要灼烫她的手心。

此刻,她仿佛赤身裸体忍受着他的探视,知道她的拮据和狼狈。

俞静书咬着唇瓣,半饷说不出一个字。却蓦然听见讥诮的声音兀自轻响。

"那就做我的情妇!"他的声音平缓轻松,只有那些微的嘲讽。

俞静书怔愣在角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随便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

而她俞静书不过是低入尘埃的草芥,可以任人践踏!

她贫穷又如何,低贱又怎样!

她俞静书的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俞静书猛地将身上带着淡淡清香味的衣服扔到他的身上。

发了疯般拖了自己的鞋子往他身上砸!

"你凭什么侮辱我!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活!滚啊你!"

鞋子扔在他的身上又落到车里,发出沉沉的声音。

俞静书打开门毫不犹豫的下车,心酸的眼泪再次肆意。

沈柏寒淡然的掸落身上的尘埃,冷然的勾着唇角,带着冬日的寒气,"你会回来求我的!"

俞静书面色一僵,却依然倔强的擦干脸上的泪痕,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街角!

魏勤很快将车开到了俞家的大门口,沈柏寒一言不发的进了车的后座。

屋里被'教训'了一顿的男人看着他们离开,却感受到阴凉的目光始终挥散不去。

宿舍里,俞静书一个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让人头疼的学费还是没有着落,最后一学期了,她不能,不能倒在最后的关头。

现在最紧要的便是解决这个问题了。

想到这里,俞静书抓起背包打开门就往教学楼方向走去。

从系主任的办公室出来,俞静书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沉重了几分。

他说,如果自己让他得偿所愿,他就将今年系里唯一一个困难生名额给她。

闻言,俞静书松开的拳头又重新握紧,她坚持了几年扛着没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现在断不会为了这五万块在最紧要的关头出卖自己。

别人瞧不起自己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不要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原来,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暗箱操作的,那么之前自己拼了命拿到的第一名,却没有相应的奖学金,也是因为愿意付出代价的人给撬走了。

呵,这个世界为什么要那么肮脏?

俞静书仰起头,将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重新逼了回去。

走出教学楼,俞静书就遇到了此时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之一--俞想想。

"哟,这不是我的品学兼优的好姐姐吗?"俞想想撇开同行的人直直的朝她走了过来,"瞧这眼眶红的,是被欺负了吗?"

小说《非婚勿扰:错过你,错过爱》第10章做我的女人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