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娇妻有点忙猫小喵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法医娇妻有点忙

法医娇妻有点忙

作者:猫小喵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26 20:29: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想活着,就安静点 第2章 小三 第3章 那天的男人 第4章 失忆的傻子 第 5章 她是我老婆 第6章 今后的打算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弥清,我也是为你好。”“你看你都老大不小了,还没个结婚对象,让我怎么和你爸交代?”“总之今晚八点,地址发给你了,别迟到了!”弥清面不改色地挂断了电话。她刚从解剖室出来,白大褂上还渗着血气。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开着免提,在通话结束后,发出一连串带有节奏性的机械声。这已经是家里第十二次催她相亲了,对于此事,她甚至有点习以为常。结束解刨不久的弥清还带着满身的尸臭味儿,她慢悠悠地脱下外套,正要走进浴室,实验室的门在同一时间被砸响了。又有新的尸体了?
节选

“弥清,我也是为你好。”

“你看你都老大不小了,还没个结婚对象,让我怎么和你爸交代?”

“总之今晚八点,地址发给你了,别迟到了!”

弥清面不改色地挂断了电话。

她刚从解剖室出来,白大褂上还渗着血气。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开着免提,在通话结束后,发出一连串带有节奏性的机械声。

这已经是家里第十二次催她相亲了,对于此事,她甚至有点习以为常。

结束解刨不久的弥清还带着满身的尸臭味儿,她慢悠悠地脱下外套,正要走进浴室,实验室的门在同一时间被砸响了。

又有新的尸体了?

急促而又慌乱的敲门声让弥清蹙了蹙眉头,她没吭声,最终徐徐上前,打开了门。

连续二十六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使弥清疲惫的神经迟钝不少,只是在门打开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血腥气息如潮水般涌入鼻腔,刺得她浑身一个机灵。

她抬起了头。

两道凌冽的冷意落在了女人姣好的脸上,像最锋利的刀子,剐得肌肤有些生疼。

似乎个男人。

看不清脸,大半的面容被笼罩于阴影之下,唯独露出精致的下颚与唇线精美的薄唇。身形很高挑,四肢修长,宽肩窄腰。

弥清下意识觉得不妙:“有什么事吗?”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男人就伸出了手。他的动作有力且迅速,骨节分明的手准确无误地扣上了弥清的肩头。

她的眼前一阵旋转,脚跟一滑,脊梁和后脑勺狠狠撞上了冰冷的墙壁。

炙热的掌心盖上了自己的双眼,她的视野一片黑色,只能感受到有人似乎贴近了一些,温热的湿润气息尽数喷洒于侧脸之上。

伴随的,还有更加浓郁的血气。

这是劫财还是劫色?

弥清的呼吸急促了一些,她努力镇定:“这位先生,您是不是受伤了?如果您需要治疗,请先放开我,我可以……”

“闭嘴。”

一道男声响起。

那道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却是异常的沙哑,每一个字眼都饱含着忍耐的干涩。

“如果想活着,就给我安静点。”

男人继续低声道。

弥清抿了抿唇,紧接着,只听一声衣料破碎的嘶啦声,她的胸前骤然一凉。

“放开我!”弥清的心一跳,她下意识地抬起右脚,狠狠地向对方的**踹去。

可惜她的反抗注定要落空,男人反应极快,他一把将弥清推开,纤细的女人重力不稳,头颅向桌角狠狠磕去。

剧烈的疼痛几乎要贯穿骨骼,弥清的双腿一软,意识在痛苦之下逐渐变得朦胧起来。

靠!

她感觉自己的头骨都要碎了,可偏偏痛意让她全身疲软,无法动弹。她感觉到那个男人再次走近,男性特有的荷尔蒙气息极为霸道地包裹着全身上下。

“抱歉。”

有人开口。

迷迷糊糊之中,有人褪下了她的衣衫,分开了她两条笔直均匀的白腿。

下身猛地传来一阵刺痛,有什么贯穿而入,紧跟其后的是隐约舒爽的酥麻感。

“我会对你负责的。”

弥清睁开眼睛。

宛若被轮胎碾过的酸痛感在全身上下弥漫而开,她眺望着四周,撑着手臂缓缓从地上爬起。

一夜过后,实验室里空荡荡一片,唯有空气中残留的粘稠气息,无时无刻昭示着昨晚的疯狂。

眼下的她浑身**,唯独身上盖着的白大褂堪堪遮掩了三点一式。她低下头,白皙细腻的肌肤上道道青红,狼狈不堪。

“混蛋!”

在确定那个男人离开后,弥清忍耐着反胃感,冲入浴室。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她用浴球将皮肤搓得发红后,才套着衣服走了出来。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不耐烦地看了眼屏幕,按下了接听键。

“弥清!你昨晚为什么没有去相亲!”中年女人的尖叫声从电话的另一端响起,“你知不知道我挑了多久才给你挑到这么优秀的相亲对象?你也老大不小了,还做着这样的工作,到现在都没有个男朋友,你让我怎么和你爸交代?”

女人的喋喋不休让弥清听得心烦意乱,她果断挂断通话,将手机摔在了桌上。

想起昨夜,弥清的胃里更加翻腾了。

她一定要找到那个男人,让他付出代价!

……

夜晚八点。

米其林餐厅。

悠扬的钢琴曲回荡于空旷之上,弥清坐在玻璃餐桌前,纤细的手指攥着银色叉子,面不改色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那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穿着笔直的黑色西装,面庞清秀,而此时,他正用一双饱含深情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对面的女人。

“清清……”青年缓缓开口道,“我没想到,我这次的相亲对象,竟然是你……”

若是旁人来看,恐怕会误以为这是对感情深厚的小情侣。

只可惜,弥清显然没有这样的耐心。

她将银叉放在紫罗兰雕花餐盘上,金属和瓷器碰撞出一声细微的清脆声响。她慵懒地抬起眼,美目中满是戏谑:

“许寄怀,少在我面前虚情假意。恐怕,你早就和我那个亲爱的继母串通好了吧?”

因为之前的爽约,继母再次给她组织了一次相亲。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次的相亲对象,竟然会是自己的前男友?

被称为许寄怀的青年面色一变,不过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弥清,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弥清一边意味深长咀嚼着这两个字眼,一边站了起来。

她是个极为漂亮的女人,鹅蛋脸、桃花眼,眼尾似是伏着银蝎子,天生上扬的嘴角含着戏谑的笑意。她穿着黑色的露肩束腰一字窄裙,裙摆下是性感的长腿细腰。

“许寄怀,你应该很清楚。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还是你这颗烂草。”

弥清嘲讽道。

“在你爬上我继妹床的那一刻,我们就一定完蛋了。”

许寄怀的面色一白,他的表情极为难看,蠕动的唇瓣中艰难地想要说些什么。

只是下一刻,一道突兀的女声打破了这片尴尬的僵持。

“你们在做什么?!”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