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利特斯,印度阅读-吸血鬼小说

吸血鬼

吸血鬼

作者:伯顿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26 20:28:4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序(1) 序(2) 引言(1) 引言(2) 引言(3) 引言(4)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如果换来的是永生,失去太阳又算得了什么?他们在黑暗中奔走,游移于没有阳光的异界。年华流转,却永生不死。依靠别人的血液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他们沉浸在充满罪恶的血河之中。在咬断少女脖颈的时候,只留下冷酷的决绝,他们在鲜血中体验另一个生命的存在。可是,谁的生命不是在消耗他人中度过的……
节选

序一永生不死的吸血鬼这本书是关于吸血鬼故事的精华本,所叙述的是居住在死尸堆中,并且能让死尸复活的蝙蝠、吸血鬼和恶魔们的故事。故事要从一位如同西方的亚瑟王一样伟大的国王说起,他的名字叫做威克拉姆。他曾对一位名叫乔治的魔法师说过,他能将挂在树上的贝塔尔(吸血鬼的一种)带到他的面前。让人惊讶的是,国王威克拉姆和他的儿子果真将吸血鬼带来了,这让魔法师乔治不得不对国王另眼相看。本书就是一本以吸血鬼为线索并串起诸多离奇事件的故事集。书中对古印度时期的风俗进行了细致地描述和介绍,读起来妙趣横生。同时书中也提到一些痴迷印度神话的读者的故事,他们在读过这些神话故事以后,竟然模仿书中的情节,将自己活埋,并幻想着在几周或几个月后和书中所说的一样能活过来;有时,他们会集中自己的意念,然后水米不进,想以催眠术把自己催眠,去感受那种虚幻的存在。但事实上,这些都是理查德·伯顿对于生活中的幻觉的鲜活写照。基于对这种文化的理解和喜爱,理查德·伯顿才对这本寓意深刻的英译版《贝塔尔·帕西斯》倾注了极大的兴趣。对东方文化已有所涉猎的读者们完全可以把这本书看成是一本诙谐的小故事集;甚至可以这么说,你完全可以将它视为一个谈资或笑料。本书所列的故事没有一页会让你感到枯燥无味,如果你是个喜欢诡秘、超自然和怪诞生活的人的话,这本书一定会让你爱不释手。我丈夫从书中精心挑选了几个故事做成翻译版本献给大家,让大家可以品读出简写本的更多趣味。序二嗜血的幽灵“它是东方世界的瑰宝。”一家盛名远播的权威机构对印度神话曾作出过这样的评价。在很久远的上古时期,就有很多人来创作这些故事了。印第安人、波斯人和阿拉伯人都以他们的神话故事而闻名世界。我们也在古希腊的历史里听说过爱奥尼亚和米利特斯的神话故事,但现在这些故事都已经杳无踪迹了,即便有一些被记载下来了,但也都只剩下只言片语。古语字典把“米利特斯神话”定义为“无格律的诗体”、“情人或**的故事”或是“荒唐下流的戏剧”,而M.德理格却称它为具有艺术形体的南柯梦。然而,我的朋友——理查德·切诺克更加准确地将“米利特斯神话”定义为“米利特斯编著的神话或小说”,情节欢快,形体优雅。阿提库斯的朋友——历史学家西赛纳,还把这些故事译成了拉丁文,曾在罗马、希腊引起过巨大反响。在普卢塔赫撰写的《克拉苏传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卡赫斯战役失败后,人们在罗马囚犯的包裹中发现了一些米利特斯神话故事,皆是希腊文本,拉丁语的翻译本早已经失传。唯一幸存下来的一本就是被阿普列乌斯称做“米利特斯训诫本”的《爱神丘比特和普赛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阿波罗多罗斯和科农的残留本,以及在帕弗萨尼亚斯、阿忒纳奥斯和“注解大师”中的相关记载。在我看来,布莱尔、字典或是M.德理格的说法未必是正确的。米利特斯是小亚细亚西岸著名的海港城市,也是那时东西方文化的汇集中心和商业贸易区。来自波罗的海的腓尼基商人与那些来自印度周边地区的商人间的商业交易就在此进行;同时,来自北方净土的平民和努比亚人也在岸边排队等候交易。米利特斯同时还是彼时的文明圣地,那些展现人类精神面貌的东方世界的神话、寓言和小说也在此孕育而生。故事中描写的美丽景色和浪漫离奇的历险经历往往会让我们心驰神往。在此之前,阿普列乌斯书中的历史故事就已经广泛流传了。米利特斯神话中所表现出的荒诞可笑和古时大多数东方著作的风格不谋而合,这种半文明形态文学被我们称作“轻文学”。当然,我们的先贤们肯定不会将一些不雅之事拿来写到书中。文中所表现出的放纵与戏谑虽也源于对**的描写,但绝非作者有意为之。我们给大家看的故事,虽然有不够严肃的地方存在,但同时印度文学中相对纯洁优雅的一面在这里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本书作者几乎一直都在不胜其烦地描述迎娶新娘仪式,如果没有牧师主持婚礼,他往往会采用一种称为“甘德哈巴维哈”(这种仪式将在后面讲述)的古苏格兰法定仪式。在阿普列乌斯的作品中,有很多地方都借鉴并保留了东方的文化。其中,很多神话都和《科林斯湾的卢休斯变成驴》的变形背景非常相像,用一个全新的故事讲述着一个相同的人生哲理。印度古老传说中的另一位伟大人物是甘德哈巴·辛那。有关他的神话传说,往往都以主人公和怪魔离奇的探险经历为背景。甘德哈巴·辛那是因陀罗神的儿子,是威克拉姆国王的父亲,由于爱上了住在山林水泽的仙女而忤逆了天意,上天将他变成了一头驴贬谪到凡间。后来众神都为他求情,天神才准许他变回人,但罚他只能在黑夜中活动。我们可以来看看英文版故事的描述:阿蒙迪维勒主宰白天,道士主宰黑夜。甘德哈巴·辛那在这种状况之下,成功地将蒂哈纳国王说服了,娶了国王的一个女儿。可是举行婚礼的时候,他只能以驴的模样出现。但是不管怎样,更衣沐浴之后,他还是来到大家面前,与大家一起欣赏歌曲和音乐。他暗下了决心,要在众位宾客面前说上几句。可是,当在场的宾客听说美若天仙的姑娘未来的丈夫将会是一头驴时,都感到很惋惜。但是他们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给国王,只能微笑不语,自然也毫无喜悦可言。终于,还是有人打破了这种沉寂的气氛,说:“噢,我尊敬的陛下,新郎是因陀罗神的孩子吗?真是个好新郎啊!您应该高兴,婚礼照计划进行,耽误婚礼毕竟是不太礼貌的。如此盛大的婚礼我以前还没参加过呢!以前我们都听说过一只骆驼娶了一头驴的故事,驴仰着头看着骆驼说:‘我太幸福了,多么好的老公啊!’骆驼听了驴的表白之后,激动地叫道:‘我太幸福了,多美妙悦耳的声音啊!’那场婚礼,新郎和新娘是一样的;可是,在我们这场婚礼中,像天仙一样美丽的新娘应该有一个和她相配的新郎,那才是一件美妙的事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