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晋,莫长风帝倾风华小说-莫晋,莫长风小说叫什么名字

帝倾风华

帝倾风华

作者:千若满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26 20:25:2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血染皇城 第二章 重生之暗流涌动 第三章 故人来 第四章 皇位博弈 第五章 两派对峙 第六章 血腥镇压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一代女帝,众叛亲离,含恨而死,重生一世,她花开后百花杀,视她作傀儡,便杀你于无形,视她为棋,她便掀翻棋盘重整世间秩序,却遇上了惊才绝艳的敌国王爷,步步算计,步步沦陷……
节选

帝都皇宫。

此时冰雪已是覆满皇城,虽是早朝时间,却无一臣觐见。

旧帝昨日立下诏书,宣布退位,九五至尊之位上,女帝面无表情,只一张脸,艳若桃李,倾国倾城。

众臣伏地而跪,拜见新天子,立在女皇身边的白衣少年,面冠如玉。

冷宫萧瑟,女帝走得很慢,只一身红色衣裙,披着雪貂毛皮,行走在雪地上,旁边无一人伺候,一个一个脚步蔓延。

“阿轩,你可怨我。”

女子娇躯似是一震。

踩在冰雪的声音,渐渐逼近,一双眀黄色的靴子,面绣龙纹,停在她眼前。

女帝不语。

新皇登基,本应该在朝堂之上接受万民朝拜的他,居然也会来此冷宫。

“阿轩,你曾经教我的隐忍,狠辣,我都做到了。”

“阿轩,你可曾后悔?”

华丽清越的男子声音,有着玉落珠盘之韵,“阿轩。”

他再次轻轻唤她,如同塌上的软侬之语。

女子仰头,眼中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冷漠,“成王败寇而已。”

只是未曾预料到,几年前她在街角遇见的瑟瑟发抖的少年,终究心善,救了他一命,只是没想到,竟然是王叔的庶子。

她教他狠辣,玩弄天下,这最终,还是用来覆了她的天下。

眼中抹过刺眼的红,她助他得到王叔的认可,他助她夺回实权,却在大婚当日,她凤冠霞帔之时,宫中大乱。

天下易位。

推开小屋木门。

屋内是早已在此等候的女子。

青莲。

宫中领头宫女,也是她曾经的贴身宫女。

青莲福了福,从身后宫女捧出白玉杯,杯中涟漪。

“主子,这是陛下让我送来,说是致幻的药物,会让人在梦中沉沦。”

她最怕疼,他是知道的,当初温顺的少年终是成长起来。看着屋内的白绫,杯中酒的醇香,如同在一瞬间,融入这无尽的风雪中。

这样的结局,她早该知道,就算当初他再温柔地为她馆发,为她梳尽这天下,也终于逃不开这权势二字。

一杯毒酒,窗外雪花纷飞,三尺白绫,皇都冰封遍地。

酒杯停在唇边,却是怎么也无法饮下,眼中又是一抹红。

是新婚当夜的**酒。

如今生死穿肠过。

“放开。”还只是来得及浅尝死亡的味道,手中的酒杯便被人拍落。

她亲自册封的西宁王爷。

也是当晚亲自带领叛军进犯京城的首领。

毒酒落在大理石地板,发出玆兹的声音。

“我带你走。”

从此远走高飞,隐居山林?

还是隐姓埋名,隐于街市。

三千人,一夜处死。

血,染尽了金鸾殿,远远望去,便如新婚的红妆十里。

外面传来厮杀声,里殿二人却是沉默不语。

“主公!”一剑刺入心窝,只来得及远远望向里殿。

黄色与黑色无尽的纠缠,刀光剑影,血,染红了冰地。

厮杀声停了,只有脚步一步步逼近,黄衣宫廷内卫首领,向西宁王爷拱手说道,“逆贼已除。”

逆贼,曾经的皇家护卫队。

从当初的一个冷宫公主,到太后的傀儡政权,步步为营,心机算尽,剪除太后党翼,却同样也是被一杯毒酒赐死。

所有人,终是逃不过权势二字。

毒酒赐死,她笑靥如花,倾国倾城,一身红衣如血,接过另一杯毒酒一饮而尽。

毒素瞬间侵入心脏,眼前已看不到东西,意识也像是随时便飘忽而去。

“不!”莫长风接过如落叶般的女子,面色狰狞双眼愤恨地看着正好赶来的莫晋,今日登基的新帝,“你答应过我不杀她的!”

青莲为新帝换下御寒的貂裘,男子长身而立,嘴角挂着冷笑,“莫长风,慕容轩,你们都太聪明了,如果不是因为情,我不是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对手。”

“你这个畜生!你明明知道她这么喜欢你,这么欢喜你的……”莫长风紧紧拥抱着慕容轩,滚烫的怀抱下,怀中的女子却是越来越冷。

“莫长风,别忘了如果没有你的相助,我还要多费不少周折,也是你,害死了慕容轩这个女人!”莫长风头顶传来冰冷杀意,莫晋状若癫狂地大笑。

双眼流下血泪,莫长风一声又一声地呼喊着慕容轩的名字,但怀中的少女已经没有醒来了。

她死了。

“不!”莫长风嘶吼,如绝望的困兽。

眼前的世界已经是猩红一片,莫长风拔刀挥出,血,却从他的心脏溢出。

剑柄扭转,莫长风大口大口喷血,溅了些许到莫晋手上,后者皱眉,长剑拔出,轻轻一推,莫长风倒在了少女身边。

手,胡乱地摸索着,倒在血泊中的莫长风已经无力走出哪怕一步了,“阿轩……阿轩,不要害怕……”

我来陪你了。

莫晋随手扔下长剑,眼见莫长风竟然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他厌恶地皱起双眉,将差一些便会触碰到少女的手,狠狠地踢到一边。

“哈哈哈哈哈,慕容轩你要怪就怪莫长风就好了,若不是他竟对你用情至深,愿意为保你性命而不惜背叛你,也要向我索要解药,那杯所谓的毒酒,只不过是提前引起蛊虫发作的引子!”

莫晋俯下身,粗粝的手掌抚摸冰凉倒地的慕容轩双颊,“你用毒多年,没想到最后还是死在了西域蛊虫下,真可怜。”

虚空中,慕容轩静静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已,倒在血泊中的莫长风,还有这场悲剧,灵魂飘忽俯视整个皇宫。

血债血偿!

“我慕容轩来世,不轻易困于情爱,不轻易相信他人,愿化作世间厉鬼,不入轮回,也要杀你莫晋千千万万次!”

灵魂的尖啸激荡起狂风,如同在吟诵上古咒术,乌云压顶,天雷阵阵!

无数死在皇宫中仍徘徊人间的冤魂升起,风雨交加中,阴气森森,慕容轩身后携带着千军万马,俯冲向洞开的幽冥地府!

奈何桥前,孟婆持汤而立,“你们怨气太深,喝了孟婆汤也入不了轮回。”

“你呢?你为何愿意坚守奈何桥千年。”

孟婆脸色惊愕,数千年来,慕容轩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鬼,也是少数执念如此至深的女子,孟婆幽幽一叹,望向无尽死寂黄泉,“我在等一个人……”

“谁……”

“你的执念太深,我愿与你讲我的故事你也不会记得,回去吧,下次你来我便说与你听。”

“好。”

慕容轩独自一人离开,随着她而来的无数冤魂溃散,莹莹亮光中,孟婆的声音飘忽不定,”阎王有令,愿给你再世为人的机会,洗清执念,再入轮回,不然……便是三界浩劫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