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蜜宠甜妻:神秘老公宠不停-蜜宠甜妻:神秘老公宠不停在哪里看

蜜宠甜妻:神秘老公宠不停

蜜宠甜妻:神秘老公宠不停

作者:锦殿下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26 20:22:3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001:八年后相遇 002:分开整整八年 003:你们什么关系 004:惩罚的酷刑 005:多喜欢你 006:原来他是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晚上他们同床共枕,白天却形同陌路——为了给干妈治病,她隐婚嫁给神秘金主。那个男人,高冷莫测,掌握着全球娱乐圈顶尖资源。宠她、护她,他说:“你想变强,我是你大杀四方的权杖。”她一时风光无两。谁知后来意外发现,这场婚姻不过是他一手铸造的围城。困在城里的人,逃不了,挣不掉,然而当失去一切之后,她微笑的对他说:“离婚吧,顾先生。”【我们总是太倔强,明明想留住一个人,却时时伤害对方。】
节选

帝都贵爵会所,淡黄色的琉璃灯,将一切饰物笼罩下来,奢华而又糜烂。

黎七夏吃力的搀扶着顾长贵走出包厢,他喝多了,走路一摇一晃,肥胖的身子压在她肩上,几乎快要把她娇小的身子给压垮一般。

几分钟过后,终于黎七夏累得气喘吁吁,身子不堪重负的一晃。

‘咕咚’一声震动,顾长贵庞大的身躯滚落到地面,痛苦打滚呻吟,引起一圈人的和议论,大多是嘲笑他们美女与野兽的组合。

黎七夏连忙过去,想把顾长贵拉起来,谁知他一下子推开她,大骂道:“黎七夏你这个贱人,老子给你钱,你就是让老子摔到地上?”

屈辱、难堪!

半个小时之前,她收到消息那位神秘的顾先生在这家会所,她混了进来,经过多方打听,找到顾长贵。

黎七夏咬牙,想到她干妈的诊疗费,告诉自己必须忍,于是再次走过去。

不远处,男人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的交叠,一双幽深的眸子,眼角下的泪痣格外惹眼。他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某处,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行止,在看什么?”朋友林清越关切的询问道。

循着男人所看的方向,他看到本市的顾长贵正对着一名年轻漂亮的女人大呼小叫。那女人身材极好,两条腿又细又长,尤其是皮肤,远远看去就觉得光滑细腻,让人忍不住有想摸一把的冲动。

哟呵,居然是黎七夏!

娱乐圈当今最声名狼藉的交际花,最近又跟顾长贵勾搭上了?

行止看她,莫非是……

林清越推推他肩膀,八卦的笑道:“怎么?你也看上那交际花了?”

黎七夏的名声,上流圈子都有所耳闻。

听到他的话,顾行止的目光缓缓地收了回来,他眉头微微蹙起,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厌恶,仿佛刚才的晃神,只是一场错觉,冷冷的说道:“恶心。”

话音干净利索,似乎黎七夏是病毒,唯恐避之不及。

“哈哈哈,典型的顾行止式答案。”林清越喝了一口红酒。

行止这些年一直不近女色,他都怀疑他有同志倾向,觉得黎七夏这种阅尽千帆的女人恶心也理所应当。

“不过话说回来,你看黎七夏那腿,那皮肤,但凡是个男人都会迷恋的死去活来吧……你说顾长贵那副德行都能上她,我是不是也能……”

花点钱,睡个明星,是圈内众所周知的规矩。

尤其是黎七夏这种交际花,只要给钱就能上。

顾行止冷冷的瞥他一眼:“你也不怕染病?”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是绝色!靠!你看顾长贵那手,特么的……”林清越恨不得把顾长贵的猪蹄剁了,让自己先上。

可贵爵会所,个个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为了一个女人闹大,实在不值得,他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眼。

顾行止抿了一口红酒,平静无波的眸子再次看过去。只见顾长贵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只肥胖的手旁若无人的伸进她衣服里,她身子往后缩了缩,他又凑了过去。

他不自觉的收紧酒杯,眯起的眸子,有丝暗涌浮动。

然而接下来,顾长贵的手,越发的肆无忌惮,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摸到黎七夏胸上,油光满面的脸,流露出贪婪,令人作呕。

顾行止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而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黎七夏忽然提腿,对着顾长贵下盘猛地踹了一脚。

一阵撕心裂肺的杀猪叫声响起。

顾长贵似乎彻底清醒了,他不堪受辱,扬起厚实的手掌,狠狠地扇到黎七夏脸上。

啪的一声——

她被打偏了脸颊,精致的小脸上多了五根红彤彤的巴掌印。

会所里的人,传来抽泣声。

顾行止啪的一下放下酒杯。

高脚杯玻璃四分五裂,红酒的香气弥漫开来。

他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反常的举动,引起身边林清越的注意:“行止,你怎么了?”

听到他的话,顾行止的神智猛然被拉回来,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他瞬间又坐了回去,蹙紧眉头,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狼狈。

那边,顾长贵打黎七夏的那一巴掌,已经引起一圈人的。

顾长贵破口大骂:“黎七夏,特么是你自己一贴上来就跟我叫老公,你不就是想要老子的钱么?老子花钱是买快活的,现在怎么了?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一字一句,像是冰块,无情的朝黎七夏脸上砸过来。

黎七夏一动不动的站着,下颌微垂,额前的刘海儿微微泻下来,挡住她的神情,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握着。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再甩过去。

可是现在……她得罪不起顾长贵。

黎七夏咬紧下唇瓣,尖尖的指甲几乎刺进掌心的肉里,即使面对顾长贵的羞辱,她的身子依然站得笔直,似乎是想维持那所剩无几的自尊。

周围的人惊讶过后,又换成一副看热闹的心态,议论纷纷。

“黎七夏连十八线小艺人都嫌弃的顾长贵也能看上,放眼娱乐圈,大概也就她一个女明星了吧?”

“我可是听说过黎七夏是黎式集团的二小姐,黎式也没传出破产的消息,怎么黎七夏搞得跟从没见过钱一样?”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黎七夏是黎家摆不上台面的私生女,这种败坏门风的事儿,黎家恨不得把她藏起来,哪还会给她钱花!“

“原来如此,不过这种为了钱连顾长贵都能张腿的女人,长得再漂亮也是自甘下贱!”

黎七夏的确是黎家的私生女,八年前因为特殊原因被带回黎家。可是,她在黎家从来没感受到过家的温暖,唯一给过她温暖的人是黎家保姆,她的干妈。

可惜她得了重病,现在需要一大笔钱治疗,黎家不借,她也只能另辟出路……

黎七夏默默地听着羞辱的声音,握紧的拳头,她不想继续听这些羞辱的声音,下意识的抬步要走,可是顾长贵却不堪被踢,追过来从后面抓住她头发。

用力的一拽,扔了出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