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荒唐,一世戎疆梨月白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一生荒唐,一世戎疆

一生荒唐,一世戎疆

作者:梨月白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26 19:18:2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殿前受辱 第二章 俞家灭亡 第三章 求我 第四章 不配活着 第五章 苦命鸳鸯 第六章 不该心软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一年前,她执意离开他,和亲西凉。一年后,他率领沈家铁骑踏碎那一方疆土……
节选

西凉城破那一日,恰逢泠夜出生,俞皇后以血肉之躯抵挡叛军入殿,争时间想要将太子泠夜送出宫门。

可还是来不及了。

那抹身影冲入殿内,猛地拽起俞慕雪的头往怀里扣。

沈时远眼眸猩红,握着女人的腰肢,将她狠狠地抵在墙壁上,手指肆意挑起她身前的衣裳。

“我没死不能如意所愿,俞慕雪,很意外吧?”

她着一身薄衫,贴着沈时远冰寒的甲胄,冷得直颤抖,可远不及心头那样酸涩难耐。

俞慕雪从未想过再见沈时远,一年前她毅然决然选择远走他乡,和亲西凉,便再也没想过与他重逢。

男人握着她的腰肢,抵在她的双腿之间,那样暧昧而羞耻的姿势。

“这么快就湿了,你可真是下贱。”沈时远扯掉她身上最后一件衣裳,指腹凶狠地在她的身上揉捻游走。

身下的人儿满脸羞耻,红着脸,任由羞辱的泪水肆虐,她也曾是他心尖宠,可她亲手毁去了所有的美好和眷恋。

一年前,沈时远在战场上身负重伤,不慎失明,她却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背叛了沈时远。

她知道他恨死了她,恨她背叛了他,可他不知道俞慕雪压根没有选择的余地,若是不和亲西凉,沈时远压根没有活命的可能。

偌大的殿内,寒意透骨——

沈时远猛地扳过女人的身子,从身后抱住她,狠狠地挺身。

“啊——”俞慕雪咬着下唇,不敢让自己发出一丝响声,可沈时远疯了一般,在她身后狠狠的索取,像是要将她融入骨血一样。

他俯身,炽热的气息在她的耳畔晕染,他咬着她的耳垂,能感觉到身下人儿的惊慌和颤抖。

“疼……时远……疼……”她被迫仰着头,疼痛地快要晕厥过去,可哪里抵得上俞慕雪一颗心的疼痛。

“那个病秧子满足不了你吧,瞧瞧你现在下贱的模样。”沈时远嗤嗤地笑,言语之中全是讥讽的意味。

俞慕雪咬牙,恶狠狠地低沉:“沈时远,你就这样爱我,为了我不惜踏破西凉山河?”

“爱?你配吗,俞慕雪,别忘了泠夜还在殿内,让他好好听听他的母亲是怎么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男人猩红着眼眸,蓦地一个挺身,快要将身下的人儿撕裂。

那场疯狂,疼痛夹杂着欢愉冲破头顶,俞慕雪快要死了,殿内一阵尖锐的哭声,惊地她浑身颤栗。

泠夜,我的泠夜……

身下一阵滚烫,她遮住身前那一片雪白,往那边角爬去,她生怕沈时远会兽性大发将泠夜杀死。

男人蓦地抓住她的脚踝,往怀里扣,他贴着她的身子,声音微微带了一丝抖动。

“想逃去哪里?俞慕雪,西凉国破,如今你不过是个亡国奴。”他轻声道,嘴角忽而勾起一抹笑意,“想要泠夜活吗?”

怀里的人儿心头一颤,俞慕雪慌忙抓着沈时远的手,她红了眼:“只要你放过泠夜,不管要我做什么……”

“要你?我还怕脏了我的手,你这样肮脏的人,只配为奴。”他厉吼出声,蓦地从地上起身。

沈时远将泠夜抱走的时候,俞慕雪宛若一个提线木偶瘫软在地上,脸上的泪水早已经干涸,可心底的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