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徒弟超过师傅后如何修身养性月羽霜衣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论徒弟超过师傅后如何修身养性

论徒弟超过师傅后如何修身养性

作者:月羽霜衣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26 18:47:4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当上长老 第二章 奇异村庄 第三章 带回仙门 第四章 恢复身体 第五章-白焰狮子 御药午聚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魔族白加黑攻×温柔迷糊受闻天韵突破金丹期后一次意外捡到了幼年期小攻,人畜无害,秀色可餐,只是天赋似乎不大好的样子,比为师这个天才差远了,嘿嘿。谁知道长大以后,他竟然反客为主,变成了魔尊,而且他居然对为师有想法。。。偏平淡的一篇文章,攻的金手指是粗粗的,对受一见钟情。至于性格,人本来就是黑的,再怎么装乖巧也是不行的。禁欲型师傅加上诱惑型徒弟,我的徒弟总在受欺负怎么破。
节选

闻天韵最近刚刚进入金丹期,他现在非常委屈,而且有点小小的头痛。据说几个和自己相同境界的长老,先后向掌门打小报告,说自己选择渡劫的地点是多么的草率,伤害了多少花花草草,给周围村落造成多少损失。闻天韵很委屈,难道他们不是灵光一闪,突然周围就天雷滚滚了吗。闻天韵理解不了,为什么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突破后带来的提升,就要处理一大堆烂摊子。现在他被掌门限制在洞府内,闭门思过,顺便还要写文书给总部清虚门,汇报自己成功突破的经历。闻天韵偷偷找找掌门的大弟子拿了其他长老的文书,拿毛笔东抄一点,西抄一点,一个时辰终于赶完了。看着在传送阵里一点一点燃烧的文书,闻天韵终于松了口气,闭上眼睛。境界的提升带来了浩瀚的神识,通过意识,他仿佛自由行走在门派里,他看到在打扫庭院的外门弟子,看到在半山腰栽培灵草的童子,他沿着阶梯向上走着,匆匆接近自己的洞穴。。。他看到一个急匆匆想自己赶来的弟子。。。他才刚写完文书。闻天韵跟着弟子来到长老所在的如意殿,发现掌门正端坐在正座上,九个长老都在,大家都正襟危坐地望着自己。闻天韵以为自己又惹了什么事,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闻天韵,你不要紧张。“掌门微微颔首,肥大的耳垂微微晃了晃,宛如佛祖般慈祥的面孔让闻天韵放松了下来。“如诸位所见,天韵已经突破到金丹期了,如果大家没有异议,那我就任命闻天韵为新的长老,尊称飞沉。“众人微微点头,坐在闻天韵旁边的长老朝天韵拱了拱手。这个话题很快就过去了,显然大家注意力不在此事之上。果然,掌门从锦囊里掏出了一封卷轴,说道:“今日辰时,清虚门有人送信来说,近日清虚掌门算卦,卦象上说仍旧有魔族余孽存在,地点就在咱们山门附近。“众人一凛,纷纷私语起来。要知道魔族在20年前已被四大门派灭族,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而且每月如意门都会派弟子寻访周围的村落与城市,祛除邪祟。“这不可能,上个月我刚带弟子下过山,如意门管辖范围内民安物阜,麦秀两岐。”说话人正是文煜长老,乌发美髯,吐字如珠,一席话下来,已是正气凛然,不怒自威。“这次是清虚掌门靠卦象推演出来的,并非是依靠神识探查。二十年内没人找到,我想以我等肉眼凡胎,是很难发现的。况且我已看过此图,只是一个被魔物影响的村落罢了,不碍大事。”掌门安慰道。众人也很快放松下来,其实早上自总部派人来如意门,各家弟子已经赶去禀报此事。长老们害怕的,不过是总部要问责如意门,连累到自己罢了。“天韵,这件事就交给你吧。正好你当上长老,就拿此事试一试你。”掌门随手将卷轴推出,送至闻天韵身前。闻天韵接过打开卷轴,正是一副卷轴图画,图上画着一座青黛色的山,闻天韵朝画里输入一丝灵气,卷轴上的水墨很快挥散开来,形成一座村落。闻天韵看了一会,大概推测出了图中村落的位置,便收起图来,暗暗咋舌总部的豪气。“是,掌门。”闻天韵答道。“还有一件事。“见众人都松垮下来,掌门连忙清了清嗓子。“十年一次的弟子选拔下个月就要开始了,大家做好准备。”“这次选拔还是文煜主持吗?”一个长老问道。“是。”文煜长老答道。“我说名闻天下的古族兄弟是不是可以直接招收进来了,三个月前已经是练气六层了。”“听说一个皇子也在准备参选,实力还比古族略强一筹。”“那天赋也比不上文煜长老十年前收下的那对玉氏兄妹,文煜,现在哥哥是不是已经筑基八层了?”“说到天赋。。。”众人纷纷看向闻天韵,最大的天才不在这里吗?23岁已入金丹期,突破时机更是连自己都不知道。闻天韵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疑惑地抬头。“天韵,这回你有收徒的打算吗?”掌门好奇地问道。闻天韵摇摇头,他看向坐在掌门旁边沉默不语的师傅,自己上上周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内门弟子,现在已经与长老坐在一列了。“遇到喜欢的弟子也可以先收下来,毕竟前三年都是门派统一培养的。”鸿轩长老说道,他正是带弟子入门的老师。说这话也是惜才罢了,毕竟门派十年才开一次仙门,中间错过多少天才人才就不得而知了。“我看看吧。”天韵尴尬一笑。自己还没有照顾好自己,实在是没有带弟子的能力。“那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文煜长老,没事大家就散会吧。”日落桑榆,一个老农正靠着田边的树打盹,眯眼之间,看到似乎天上有只仙鹤飘飘袅袅落入麦田之中。老农惊讶地揉了揉眼睛,抬起盖住眉毛的草帽,只见一个身穿丝绸素衣的男子从仙鹤背上跳了下来。男子抬手拍了拍仙鹤的背脊,仙鹤低下脖颈,啄了啄男子,便又展翅飞起。男子定在原地,四周望了望,又拿起手中的画看了看,与老农四目相对,便走了过来。老农越看此男子,越是心惊,虽然衣着朴素,身形矮小,却黑发飘飘,肤质如脂。年龄似乎与自己刚成年的儿子相仿,气质却是云泥之别。男子歪着头看了老农一会儿,问道:“伯伯,这里是桑田村吗?”老农只觉喉咙里干涩,说不出话来:“是…是……你是仙人吗?”男子似乎被这话吓了一跳,想了一想说道:“本人所属如来仙派,村里有人向门派递交了求助信,特派本人来此地一探。”“这不可能呀?我们这个村这么偏僻,根本没人出去过。仙人别介意,俺们没听过什么如来仙派。”闻天韵尴尬一笑:“伯伯带我进村吧,我自己去找递信之人。”闻天韵跟着老农沿着土路向村里走去,不禁皱眉。在仙鹤背上,他已用神识探查过村落,并没有太大异常。唯一奇怪的,只有周围的木元素与自己体内的灵根共振太过强烈,闻天韵肉眼扫过走在自己身前背着镐哼着歌的老农,还有在烈阳下透着金黄色油光的麦田。。。甚至连自己脚下的小路,都遍地野草紫花。这个村庄似乎有着极其茁壮的生命力。俩人很快进村,村口是一家三间的木房子,房前竖着旗子,写着豆腐二字。门口放着些桌子椅子,似乎除了卖豆腐,这家还会供些饭和茶之类的。老农一副与这家店的人相熟的样子,径直走进屋内。闻天韵有些好奇,待在门口竖着耳朵听了起来。“徐娘哟,有客人来了。”“谁啊,啧,又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嘿嘿。”“嘴又馋了?”“徐娘家的饭香,徐娘也香。”“放手,大白天的,打扰我做饭。”“那我晚上来。““那你现在先滚。”“哦。”老农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正事,“有仙人来。”“什么?”“仙人,长得可漂亮哩。”“仙人来这里干嘛?”“说是有人寄信。““那怎么可能?村里没几个识字的…”“会不会是上回赵三打媳妇那事传出去了。”徐娘又压低了声音。“仙人不管那个吧。”“。。。是不是那个小子。”“。。。咱们先出去吧。仙人还在外面等着哩。”不一会,老农就跟着徐娘从屋里走了出来。闻天韵瞅到徐娘胸前白花花一片,连忙害羞地转过头来。"哟,好精致的男娃娃哦。"徐娘眼波流转。“仙人来桑田村有何贵干?”“本人所属如来仙派,村里有人向门派递交了求助信,特派本人来此地一探。。”闻天韵将谎言又复述了一遍。“这。”徐娘与老农与互相望了望。“仙人知道是谁写的信吗?”闻天韵想了想,便从袖口里抽出一块石玉来:“信是匿名递交的。夫人可以说说最近村里有何异常吗?”“哎,我们这村子里屁大点,能有啥事。”徐娘看到闻天韵手里的玉,眼前一亮。“倒是有个弃子,你不知道哦,十年前我们把他从河里捞上来,废了好大劲。”“是哦。他在水里也不挣扎,就蜷成个团,背朝上。”老农握住拳头,比了比。“我们寻思可能已经死了吧,就拿网捞,可是那孩子在水里漂来漂去,就是捞不上来。”“后来有水性好的跳下去才抱上来,一看还有呼吸。”“他眼睛可奇怪了,跟以前有只瞎了眼睛的老猫似的,颜色不一样。”老汉又拿手朝眼睛比划起来。闻天韵点了点头,这弃子绝非常人:“那他现在在哪?”老农有点语塞:"这。。。我们也不清楚,可能在村子里吧。"徐娘轻咳了一声,又朝闻天韵手里的玉瞟了瞟:“让老田带你去找找吧。”老农只好应了。“你们快去吧,天黑了又不知道那小子跑哪里去了。”徐娘挥挥手,“我这还有锅腊肉要煮,就不留你们了。”闻天韵临走前好奇地问老汉:“这里是豆腐铺子吗?为什么不卖豆腐?”老汉憨憨一笑:“这年头,大家有肉不吃,为啥吃豆腐?这村子没啥好的,就是庄稼长得快,牲口长得快。”“吃饱了也有精神干活。”老汉伸出胳膊,给闻天韵比了比。闻天韵看着他胳膊上硬邦邦的腱子肉,再看看他已经花白的毛发,不禁眉头一皱。。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