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妖娆,女医行天下蓝聆,慕祈小说阅读

绝世妖娆,女医行天下

绝世妖娆,女医行天下

作者:仓鼠球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26 18:46:4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日行一善 第二章:远离一人 第三章:山中过夜 第四章:熊口脱险 第五章:终与君别 第六章:结伴而行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角是慕祈蓝聆的小说叫《绝世妖娆,女医行天下》,是作者仓鼠球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曾记否?那年初遇,他素衣染血在小溪里浮浮沉沉。曾记否?那年再遇,她却已记不得他。往事如烟过,携手共度的风风雨雨便全然不做数了么?是谁不锁别绪泪染半方帷幔;是谁轻斟独酌于烟雨落雁修竹间;又是谁当月凭栏,低吟千层山叠雪,思君长相忆。一纸朝夕人成各,共君皓首永无期。身后数里开外依旧是薄幸宫中如故的云窗雾阁,凄迷依旧,孤寂依旧。他却许是再不会在露重的清晨,立于重门深院静候白云升远岫。亦或仰望悬在天边那一轮皎月,以手抚眉,摇头轻叹当今这铁甲长枪世态炎凉。“小聆,你难道不想去创造一个绚丽多彩的人生吗?不为师父,不为我们,就只为你自己,痛痛快快地活一场!”“慕祈,你看,梧桐叶败了啊……”...
节选

从慕祈口中,蓝聆得知他自幼便习武,难怪体质比一般人都要好上许多。从他在小溪中被蓝聆救起再到现在,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却已经恢复了大半。算算时间,似乎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慕祈自然觉得越早离开越安全,但是蓝聆坚持要他等到天亮再走,原因是晚上常有野兽出没,她不放心他一个人。这深山里绝对是留不得了,万一待会儿遇到一群黑熊可如何是好?想来想去,他们还是决定先回去蓝聆的小木屋中。慕祈还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蓝聆发现这个男子不只是武功厉害,而是除了生娃外,几乎样样全能——明明还是带伤的身体,他却可以将生活中的小事都做到井然有序,就连屋子里积了好久的陈年老灰,也在他的举手投足间一扫而光。要知道,以前除了师父外,就再没有过别人会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蓝聆了。而时至今日,师父已经不在了,慕祈便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慕祈便是这般,不论做什么事都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蓝聆看着看着,竟不知不觉间睡去了……薄雾朦胧,当她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时,慕祈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枕头边压着一张小小的字条,上面的字迹挺绝料峭,比起师父的字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信的内容大概是约蓝聆在香樟林边那条初遇时的小溪旁会面,落款处署的是慕祈的名字。想来他是打算告别的吧?蓝聆将字条紧紧攥在手心里,再摊开时,字条变得皱巴巴,不管怎么抚平也还原不成最初的样子。蓝聆做梦也猜不到,今日一别后,她和慕祈之间的感情也变得如这张皱巴巴的纸,多了无数道永远抚不去的隔阂……青苔石阶,花柳相依,晨晓的淡雾还静好的挂在树梢。寥寥落落的碧苔零星点点,松软的绒毛上仿佛还沾着昨宵的轻尘。远远望去,小溪边有一道白色的身影迎风而立,清雅出尘……“慕祈!”蓝聆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一想到等他走后,这“无名山”中便又只剩下她独自一人孤苦伶仃,蓝聆心中霎时空落落的,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闪而过。脸上有湿漉漉的感觉,抬手一摸,原来是泪水。想如今,“无名山”中的一切旧物都只会让蓝聆触景伤情,如此,相见争如不见。蓝聆知道留不住他,却还是不顾一切的问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走?”慕祈沉默了许久,最后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温柔地替她擦拭脸上的泪水。蓝聆就算再笨,但慕祈眼里的淡漠未免太过明显。她只觉脸上被慕祈用手划过的地方,一阵**辣的灼热。“同在下走只会为姑娘添麻烦,抱歉!”久久的沉默后,终于还是慕祈先开口打破了压抑的气氛。“没关系。”蓝聆忙扯出一个笑容,她是真心不喜欢类似“在下”、“姑娘”这样的称呼的,显得太过于疏远了,所以一直以来,她对慕祈都是直呼其名。“叫我小聆就可以了,平时师父都是这么叫的。”“小聆。”慕祈没有坚持,只要蓝聆高兴,他便也由着她的性子。继师父之后,蓝聆从来没有如此舍不得一个人,或许某种痴念早已在不经意间生根……蓝聆正想说些什么告别类的话语,就在这时,突然从远处冒出十来个黑衣蒙面的人。只见为首的从人群里跳出来,大手一挥,下令道:“兄弟们,给我搜!务必要找到‘念生银’!”十几个黑衣人当即四下散开,个个身手敏捷,飘如游龙,矫若惊龙,看来全非等闲之辈。“无名山”中几时来过这么多人?蓝聆没怎么见过世面,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慕祈,他们是不是来找你的?可是刚才听领头的那个人说什么银……”“‘念生银’。”慕祈轻轻将手指抵在唇间,示意蓝聆小点声说话,“‘念生银’是母亲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东西。”蓝聆努力将声音压低了八度:“这么说,那东西现在你身上?他们这群人也是为了找那东西才来抓你?”慕祈微点了一下头,依旧警惕着四周的动静。不远处,有三名黑衣人正往蓝聆她们藏身的地方走来。糟了,这样躲下去不是办法,被发现只是迟早的问题!“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蓝聆平日里最怕的事情就是麻烦,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想问题,所以她只好依赖慕祈,“现在我们怎么办?”“事到如今只能我去引开他们了。小聆,‘念生银’你一定要收好,他日若是有什么需要,便可以此为证,前去慕府找我。”说着慕祈从怀里摸出一根做工精美的项链——普通的红色丝线,其内穿有一个六棱形的银白色坠子,上面用小刀刻着清秀端正的小楷,那是一个“慕”字。不管怎么看这都只是一条再平常不过的项链,可为什么会引来这么多人的争夺?慕家的公子果然全身都是秘密……慕祈将这条项链交与蓝聆手中后,身形一闪跃出了香樟林,将十来个黑衣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慕祈轻功了得,落地间轻如飞絮身不粘尘,由此可见,那些还未来得及痊愈的小伤与他而言已无大碍,是以只三两下的功夫,他和黑衣人便都消失在了水天交接的地方……香樟林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中,静地蓝聆都仿佛听得见自己不安的心跳声,她紧紧的握起拳头,因而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师父离开前写给她的纸条她还一直留着,那上面以血代墨画着一条项链。对比着看,竟然和慕祈交给她的这条有八成相似!“千万要远离那个身上带有银白色项链的人”!师父的告诫一遍又一遍地在蓝聆耳边回响,原来,慕祈就是这条银白色项链的主人,就是师父让她远离的人……真的是这样吗,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师父,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蓝聆咬紧后牙槽,银白色的项链在她手中唔得发热,终于,她扬手一扔,项链在空中划出一道银白色的美丽弧度,“噗通”一声落到了小溪中,被不断翻滚的溪水卷向远方……如此一来,她和慕祈之间就彻底不会再有联系了吧?蓝聆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转身欲走,当动作做到一半时,她突然触电般地定格住在原地。不对!她不是一直想要找出那个害师父失踪的人吗?那条叫作“念生银”的项链无异于是最大的突破口啊,她刚才居然亲手把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线索丢进了小溪里。蠢,真蠢。简直蠢到可以直接拿去喂猪了!既然师父可以走,慕祈可以走,那她蓝聆为何非要守在这荒山野岭呢?事到弄到如此地步,蓝聆终于决定出了这常年居住的“无名山”,孤身到深莫可测的江湖中大海捞针般寻找慕祈,因为慕祈是目前最有可能知道师父下落的人。蓝聆只知道,如果真的是慕祈害了师父,那么不管他之前如何帮助她,也不管她曾经怎般喜欢过他,她都会为着师父而割断情思,绝对不轻易放过他!念生念生,挂念一生,还真不失为一个好名字呢。正如她这一生,注定要和慕祈牵扯在一起了……

从慕祈口中,蓝聆得知他自幼便习武,难怪体质比一般人都要好上许多。

从他在小溪中被蓝聆救起再到现在,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却已经恢复了大半。

算算时间,似乎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慕祈自然觉得越早离开越安全,但是蓝聆坚持要他等到天亮再走,原因是晚上常有野兽出没,她不放心他一个人。

这深山里绝对是留不得了,万一待会儿遇到一群黑熊可如何是好?想来想去,他们还是决定先回去蓝聆的小木屋中。

慕祈还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蓝聆发现这个男子不只是武功厉害,而是除了生娃外,几乎样样全能——明明还是带伤的身体,他却可以将生活中的小事都做到井然有序,就连屋子里积了好久的陈年老灰,也在他的举手投足间一扫而光。

要知道,以前除了师父外,就再没有过别人会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蓝聆了。

而时至今日,师父已经不在了,慕祈便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

慕祈便是这般,不论做什么事都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蓝聆看着看着,竟不知不觉间睡去了……

薄雾朦胧,当她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时,慕祈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枕头边压着一张小小的字条,上面的字迹挺绝料峭,比起师父的字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信的内容大概是约蓝聆在香樟林边那条初遇时的小溪旁会面,落款处署的是慕祈的名字。

想来他是打算告别的吧?

蓝聆将字条紧紧攥在手心里,再摊开时,字条变得皱巴巴,不管怎么抚平也还原不成最初的样子。

蓝聆做梦也猜不到,今日一别后,她和慕祈之间的感情也变得如这张皱巴巴的纸,多了无数道永远抚不去的隔阂……

青苔石阶,花柳相依,晨晓的淡雾还静好的挂在树梢。寥寥落落的碧苔零星点点,松软的绒毛上仿佛还沾着昨宵的轻尘。远远望去,小溪边有一道白色的身影迎风而立,清雅出尘……

“慕祈!”蓝聆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一想到等他走后,这“无名山”中便又只剩下她独自一人孤苦伶仃,蓝聆心中霎时空落落的,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闪而过。

脸上有湿漉漉的感觉,抬手一摸,原来是泪水。想如今,“无名山”中的一切旧物都只会让蓝聆触景伤情,如此,相见争如不见。

蓝聆知道留不住他,却还是不顾一切的问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走?”

慕祈沉默了许久,最后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温柔地替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蓝聆就算再笨,但慕祈眼里的淡漠未免太过明显。她只觉脸上被慕祈用手划过的地方,一阵**辣的灼热。

“同在下走只会为姑娘添麻烦,抱歉!”久久的沉默后,终于还是慕祈先开口打破了压抑的气氛。

“没关系。”蓝聆忙扯出一个笑容,她是真心不喜欢类似“在下”、“姑娘”这样的称呼的,显得太过于疏远了,所以一直以来,她对慕祈都是直呼其名。

“叫我小聆就可以了,平时师父都是这么叫的。”

“小聆。”慕祈没有坚持,只要蓝聆高兴,他便也由着她的性子。

继师父之后,蓝聆从来没有如此舍不得一个人,或许某种痴念早已在不经意间生根……

蓝聆正想说些什么告别类的话语,就在这时,突然从远处冒出十来个黑衣蒙面的人。

只见为首的从人群里跳出来,大手一挥,下令道:“兄弟们,给我搜!务必要找到‘念生银’!”

十几个黑衣人当即四下散开,个个身手敏捷,飘如游龙,矫若惊龙,看来全非等闲之辈。

“无名山”中几时来过这么多人?蓝聆没怎么见过世面,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慕祈,他们是不是来找你的?可是刚才听领头的那个人说什么银……”

“‘念生银’。”慕祈轻轻将手指抵在唇间,示意蓝聆小点声说话,“‘念生银’是母亲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东西。”

蓝聆努力将声音压低了八度:“这么说,那东西现在你身上?他们这群人也是为了找那东西才来抓你?”

慕祈微点了一下头,依旧警惕着四周的动静。

不远处,有三名黑衣人正往蓝聆她们藏身的地方走来。糟了,这样躲下去不是办法,被发现只是迟早的问题!

“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蓝聆平日里最怕的事情就是麻烦,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想问题,所以她只好依赖慕祈,“现在我们怎么办?”

“事到如今只能我去引开他们了。小聆,‘念生银’你一定要收好,他日若是有什么需要,便可以此为证,前去慕府找我。”

说着慕祈从怀里摸出一根做工精美的项链——普通的红色丝线,其内穿有一个六棱形的银白色坠子,上面用小刀刻着清秀端正的小楷,那是一个“慕”字。

不管怎么看这都只是一条再平常不过的项链,可为什么会引来这么多人的争夺?慕家的公子果然全身都是秘密……

慕祈将这条项链交与蓝聆手中后,身形一闪跃出了香樟林,将十来个黑衣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慕祈轻功了得,落地间轻如飞絮身不粘尘,由此可见,那些还未来得及痊愈的小伤与他而言已无大碍,是以只三两下的功夫,他和黑衣人便都消失在了水天交接的地方……

香樟林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中,静地蓝聆都仿佛听得见自己不安的心跳声,她紧紧的握起拳头,因而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师父离开前写给她的纸条她还一直留着,那上面以血代墨画着一条项链。对比着看,竟然和慕祈交给她的这条有八成相似!

“千万要远离那个身上带有银白色项链的人”!师父的告诫一遍又一遍地在蓝聆耳边回响,原来,慕祈就是这条银白色项链的主人,就是师父让她远离的人……

真的是这样吗,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师父,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

蓝聆咬紧后牙槽,银白色的项链在她手中唔得发热,终于,她扬手一扔,项链在空中划出一道银白色的美丽弧度,“噗通”一声落到了小溪中,被不断翻滚的溪水卷向远方……

如此一来,她和慕祈之间就彻底不会再有联系了吧?

蓝聆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转身欲走,当动作做到一半时,她突然触电般地定格住在原地。

不对!她不是一直想要找出那个害师父失踪的人吗?那条叫作“念生银”的项链无异于是最大的突破口啊,她刚才居然亲手把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线索丢进了小溪里。

蠢,真蠢。简直蠢到可以直接拿去喂猪了!

既然师父可以走,慕祈可以走,那她蓝聆为何非要守在这荒山野岭呢?

事到弄到如此地步,蓝聆终于决定出了这常年居住的“无名山”,孤身到深莫可测的江湖中大海捞针般寻找慕祈,因为慕祈是目前最有可能知道师父下落的人。

蓝聆只知道,如果真的是慕祈害了师父,那么不管他之前如何帮助她,也不管她曾经怎般喜欢过他,她都会为着师父而割断情思,绝对不轻易放过他!

念生念生,挂念一生,还真不失为一个好名字呢。正如她这一生,注定要和慕祈牵扯在一起了……

小说《绝世妖娆,女医行天下》第五章:终与君别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