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光小说-名字是宋听白,景尘

他的光

他的光

作者:川奈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9-26 18:41:5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重逢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宋听白一直活在黑暗中,他希望有一束光能来照亮他的世界。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束光他一直在。某一天小助理再一次看到景尘往外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的想法暗搓搓的问道“老大这是谈恋爱了?”一群人发出疑问“怎么可能!老大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助理拿着咖啡轻抿一口笑道:“确实,老大没有女朋友。不过他有男朋友。”而另一边“哎呀,我现在就应该把你的样子拍下来。”宋听白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景尘挑眉看去捏住宋听白的脸封口,过了许久才问道:“你确定?”宋听白想了想:“算了,我要金屋藏娇。文案:1.景尘失忆之后忘记了宋听白,在他出院之后将宋听白的名字纹在手腕上。2.五年来,每次宋听白喝醉之后下意识地想要找景尘。但每次他都只是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一次都没有拨出去。霸道检察官景尘攻?人生太难总裁宋听白受全文高甜1v1he破镜重圆向
节选

年轻的检察官步履平稳,手上拿着刚下达的文件。身后的秘书拿着电脑身旁的助理提着一杯手磨咖啡。检察官推开总裁办公室,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看着坐在座位上的人。秘书拉了拉助理二人很识趣的离开。座位上的人冷笑了一声:“不进来吗?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好久不见啊景尘。”宋听白向门口看去,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景尘与以前相比更加成熟了一些,唯一不变的是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几个小时前,宋听白接到电话那时他才明白原来公司早在半年前就早已是个空壳。所有的流动资金早已被其他几位股东拿走了,而这一切他毫不知情。现在呢?钱也没了人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宋听白原以为都在自己掌握之中,却没想到自己却被人耍得团团转。这家公司是宋听白父母留给他的,五年前他的父母因车祸离世,他不得不接手。而那时的他离高考仅仅只有五个月,父母的离世,家族的产业,股东们的质问,社会的舆论……这些全都落在宋听白的肩上。每个夜晚他都会躲在昏暗的房间里哭泣,他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人。他像一个溺水的人,慢慢地坠入深渊……从那日开始宋听白每天晚上总是会坐在床前看着外面的夜空,老人常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以前宋听白总会说这些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但是现在他想这是真的吧。爸爸妈妈现在会在天上看着他吧。睡梦中父母会出现在他的梦中,父母的样子逐渐变得清晰。明明几天前他还和父亲斗嘴,母亲则在一旁笑。现在却已……一个月后,宋听白召开股东大会成为下一任总裁,那时的他十八岁。高三的学生都在家里奋战高考,而他却在办公室里签着各种文件,到了凌晨才有时间复习。他一度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精神上和心里上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景尘闯入了他的生活,将他拉了回来。这时离高考只有四个月。人群里的一眼,下课后的辅导,发自内心的交流……无不触及到宋听白的心灵,景尘给了他久违的温暖,宋听白也渐渐发现他已经陷的如此之深。他和景尘在一起了。高考前夕相拥在一起的两人约好要去往同样的大学,在考场分别的时候互相说着加油。宋听白本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往往不尽人意。最后,他拿着录取通知书一个人去往大学,景尘像是消失了一样。宋听白一直安慰着自己不过是一段感情罢了,忘了就忘了吧。但少年时的心动往往最伤人心,景尘像是个枷锁,轻轻一碰就疼得要命。以为永远都不会再见的人,却又像当年一般毫无防备的站在你的面前。宋听白的心开始发疼。“这是上级下达的文件。”景尘将文件放在桌上没有其他的话。宋听白拿过翻了几页又笑了起来:“报表做的一个比漂亮,原来都是骗我的。等到人去楼空,我才发现。呵,可真是我的好叔叔们。”宋听白将文件摔在桌上,气息开始急促起来。他将文件推到一边,用手支起头揉着太阳穴。他双眼禁闭,手微微有些发抖。景尘的眼神终于不像原来一般冰冷,他看着宋听白心里像是揪心的疼。他很想去摸摸宋听白,告诉他当年的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景尘就这么看着,不知过了多久宋听白突然道:“所以现在要怎么样?”宋听白抬头看着景尘。景尘没有收回目光与宋听白的视线对上他平静地道:“从你接手公司起每一份报表和文件都拷贝一份。”“行,我现在就叫助理去找。”宋听白伸手去拨内线的电话。“从我接手公司起所有的报表和文件都拷贝一份。”“是。”助理挂断了电话。“你还有事吗?”宋听白敲了敲桌子“出门右转第一个办公位就是,出去的时候记得带上门。”景尘没说话,转身出去将门带上。门关上的那一刻,宋听白的眼角一滴眼泪落了下来。“星晚姐,你说老大为什么要接这个案子啊。”傅北柠将文件摆放整齐扯了扯身旁的孟星晚。孟星晚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上级的事情不需要向你报备,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想要这个位置的大有人在不缺你一个。”傅北柠听完马上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星晚姐,我以后不会了。”景尘接这个案子确实出乎意料,这种案子总部一般会交给新上任的检察官。而景尘虽说入职时间短,但做事绝不拖泥带水在其他人看来他不逊色其他资历老的检察官。这种案子根本不会交到他手上。而景尘只是看到了他的名字,手情不自禁的去拿了那份文件。局长问他为什么,他只说就要这个案子。景尘推开门,走了进来他走到椅子上坐下。“老大这是从别处获取的资料。”傅北柠递上一叠资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景尘接过捏了捏鼻梁,“我要这五年来宋听白所有的社会经历和人际关系。”他道。“啊?哦哦哦,我现在就去。”傅北柠立刻反应过来,向门外走去。“咖啡。”孟星晚见状递上咖啡“一到宋听白的事你就这样。”景尘没有反驳,一边翻着文件一边喝着咖啡。“你明里暗里帮过他多少,现在呢?你要把公司管理好还给他?还是替他重新洗牌?还是说你想帮他补这个大窟窿?”孟星晚继续道。“景尘,你醒醒吧!你帮不了他一辈子!”景尘将咖啡重重的放到桌上,咖啡溅出来了一些撒在桌上。他没有发火,过了良久道:“这是我欠他的。”“你……”孟星晚欲言又止,留下一句随你就离开了。景尘盖上文件,看着窗外。“景尘,你报哪所学校啊?”宋听白用笔戳了戳他。景尘正在解题,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他笔尖一停向宋听白看去眼里满是温柔:“你报哪儿?”宋听白想了想答道:“s大吧。”“你报哪所我报哪所。”景尘看着他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景尘一停下来脑海中全是以前的情景。他从未想过忘记。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