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乐园-赵勇,陈顾言疯子乐园在线阅读

疯子乐园

疯子乐园

作者:心碎的无情鸟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26 08:34: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特别可靠强攻v酷爱作死深井冰受灵异世界唯有深井冰和聪明勇敢可靠的人是无敌的
节选

“下去吧!真是活该,别再在这里祸害别人了!”冰冷刺骨的水充斥着身子周围,眼前看不到光,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冷。头顶和肩膀上有许多之手正在推着自己。不是推向上面,如梦一般迷离的光点,而是下面无尽深渊。“就说早就该这样了,怎么还留到现在。看看他干的什么好事。”扑腾着挣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又一阵更为猛烈的窒息。隔膜在疯狂地收缩想要吸入空气,涌进来的只有刺鼻的水。流水的声音在耳畔,鞭打着耳骨和耳膜。好吵,从未感觉水是这么吵过,如同一百个音响在耳边爆开。从来都只是涓涓细流,吵到连上面说话的声音都开始越来越小,直到细弱蚊虫。好痛苦,真的好痛苦。身体各处都在痛着,仿佛要爆炸了一般。无法挣扎也无力反抗,只能不断地下落,沉到如地狱般吵闹而痛苦的地方。“砰砰砰!谢墨轩开门,快开门!”谢墨轩睁开眼睛,客厅里敲门声爆炸开来,砰砰地门都在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粗犷的男声在外面大喊着他的名字。谢墨轩揉了揉眼睛,只好翻身下床,迷糊着用脚找拖鞋,嘴里答应着:“来了来了,别敲了。”他半醒着,慢吞吞地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有些掉漆的白色木门口。心里想着很难得做这么美好的一个梦,正到关键时刻就有人来敲门。谢墨轩摸着门把手,眯着眼睛打开门,不出所料是楼下吧台的老板,插着腰斜靠在门口,横眉立目地看着他。但还没等他仔细打量清楚老板,一张白纸就啪地糊在他脸上。谢墨轩摸着脸上的纸,把它拿下来,他低头看着。硕大的题头写着红色的“房租欠费单”,题头下面包括水电一大长条,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地在纸上写着。毕竟他已经三个月没交钱了,这么长一大串,房东老板一早上的怒火也该来了。“你瞧瞧你,蓬头垢面这才刚起床,三个月在我这里白吃白住,也就端几个盘子在吧台一坐,”老板见他一开门,气哼哼地指着他鼻子嚷道,“换了多少次工作一分钱没交,就在这里混吃混喝!”谢墨轩这才清醒过来,手里拿着欠费单。看着老板这生气的样子,穿着西服热得满头大汗,口沫横飞地骂他。“你去找一份工作,别整天闲着也不交房租,一点用都没有!”谢墨轩打量着他,觉得如果把这人解刨了看看他的皮肤肌理,应该会挺有趣的,至少给自己解解闷。但又看到他一身的肥肉,心想还是算了。他住在老板这里半年了,房租月月涨价。有时候老板不在,需要谢墨轩楼下酒吧看门陪酒,但这么算下来他的工钱也够三个月房租了。“喂跟你说话呢!你在听吗?喂喂。”老板在他面前冲他挥挥手,谢墨轩反应过来刚刚在愣神,什么都没听到,像耳旁风一样。“我说,待会有一个人来跟你合租,住你隔壁卧室,和你共用一个客厅洗手间什么的,”老板不耐烦地说道,“也是一个男的,具体的你自己问他。”合租?谢墨轩琢磨着老板的话,一大清早的能让老板这么急忙跑来告诉自己,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你待会把那隔壁屋里扫扫,你不是有钥匙吗,弄的屋里干净点等人来,”老板说着,似乎不愿再多跟他交流,转身要往楼下走,“别忘了交房租啊,两周之内交不上了你就收拾出门吧你!”说完,老板径直走下楼梯,摆了摆手头也不回。谢墨轩看他走了之后,把门关上进屋,心想着多一个人有诸多不方便,真是有些麻烦。但他背过身来转念一想,他至今没和别人合租过,第一次让人很新奇,如果那人是个很危险的人物就再好不过了。谢墨轩这样想着,便一下子兴奋起来,把纸随手放到客厅桌上,走到洗手间。他走到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让水哗哗地流到白瓷洗手池里,捧着水洗了把脸。他又关了水龙头,抬头瞅着镜子,静静地发呆。污垢随水洗掉之后,镜子里倒映着一张好看的面庞。龙头里的水顺着脸侧流到脖子,流进薄薄的白衬衫里的锁骨。他三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他至今记得三年前,他从一口井里爬出来,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站在井旁边湿漉漉地看着水里的自己,水滴到井水里也是这张脸。只记得自己名叫谢墨轩,年龄大概二十多岁,但具体的就一概不清了。那时他苦思冥想,却对整个世界完全没有印象。自己之前干什么的,住哪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认识的人。他之后下过井看,但下面除了水草就是清水,连条鱼都没有,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后来他开始辗转打零工,似乎也没人认识他,于是就四处漂泊。但他在打工的时候渐渐地发现,这个世界有许多不正常之处,而那些不正常之处却让他非常开心。他暂且忘却了自己没有记忆的事,在这里也得过且过得十分自在。谢墨轩正看着镜子,手腕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他这才从记忆里抽离出来,翻过手腕来看。手上的水流到了他的手腕,那里殷红了一片。淡红色的水从手腕滴下来落在白瓷台上。隐隐的刺痛让谢墨轩止不住地勾起嘴角。他想起来这是他昨天晚上用小刀划的,纯粹是无聊给自己找点乐子。他刚被打工的老板辞退了,那人把合同单子一撕,说他是神经病。于是谢墨轩晚上在浴缸里泡着,被水汽蒸得晕晕的实在无聊。浴缸旁边小桌上放着削水果的小刀,谢墨轩就随手拿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手腕像红色的嘴一样慢慢张开,鲜红的血液花瓣一样落下,把水染得粉红,手腕一阵阵刺痛。这种疼痛让他精神紧张,但又让他很兴奋,肾上腺激素飙升,谢墨轩自觉得是一天中的高光时间。谢墨轩回想到这里,看着镜子中自己,还有笑容的余韵。这张脸笑起来格外动人,风流倜傥一片温柔,还曾为自己挣来前台的工作,只可惜后来也不了了之。他正想着,突然记起待会要来合租的房客,得赶紧工作收拾房子。虽然他并不想包扎,但最基本的掩饰伤口还是得做的,免得吓跑了房客。于他是从梳妆台里拿出了小纱布随便包了包手腕,不露出血迹。这他已经很熟练了,裹得十分整齐。他又洗漱整理了一番,又换上了身清爽干净的衣服,依旧是雪白衬衫,淡色修身牛仔,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像是喜欢往自己胳膊乱划的人。谢墨轩在厕所旁边找了扫帚,又拿了钥匙丁零当啷地打开隔壁卧室门。他自从租房子第一天进过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个卧室。屋里亮堂堂的,窗子对着外面的街道。屋子地面和桌面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但好在床是罩着的不用打扫。谢墨轩走到窗前把窗子打开,看看外面城市街道的车水马龙。这个城市除了一些瑕疵还算很漂亮,天气晴朗清新四季如春,可以说是宜居城市。但不巧就在谢墨轩喜欢雪天雨天,不喜欢大太阳,阴雨蒙蒙的感觉才让他更加舒畅。谢墨轩把床罩呼地掀开,露出干净整洁的床铺,接着他开始着手打扫卧室。他先是用抹布擦每一个台面,把桌椅凳子擦得一尘不染,锃亮发光。接着又拿起扫把扫地上的灰尘。把布满灰尘的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让谢墨轩心情愉悦,他开始哼起小曲继续扫着,灰尘在阳光里像是满屋的金尘。但当他回头要出去倒垃圾时,他发现卧室门口突然飘过一个什么白色的东西。谢墨轩看得一愣,但紧接着他放下扫把走了过去。走出卧室,那个白色东西在桌子腿下面卡住了,露出一个角。谢墨轩蹲下身子抽出一看,是一张白色黑字的卡片。“心领心国际购物商城,3月1日起新季度诚邀您的加盟。现招聘全职保安两名,月薪8000,具体职责请与心领心商城二层工作管理办公室联系。地址:景成市槐桑路14号100088。”这张卡片字迹简单,却很有设计感,谢墨轩瞅着它,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可能是打扫这个卧室里飘出来的旧卡片。但他又看了看日历,发现今天刚好3月5号,离这个照片卡片日期才过去几天。谢墨轩不记得自己曾拿过这个卡片,但是这种不知从哪里出来神秘又奇妙的感觉,让他很好奇。这卡片像是知道自己正需要工作似的,出现在自己家里,工资高得也不正常却实在诱人。谢墨轩舔舔嘴唇,把这个卡片收到衣服口袋里,打算过会就去碰碰运气,看他们还缺不缺人。他倒完垃圾以后,谢墨轩拿着扫帚又往隔壁卧室里走,想最后收尾一下。他走进门内开始打扫起来,但没等他扫完,大门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三声,声音很温和不急促,像是收着手怕惊动里面的人,肯定不是老板那个急性子。谢墨轩把扫帚放到一边,掸了掸手上的灰,走上前开门。门外是一个陌生人,拉着一只皮箱子站在门口。谢墨轩站在门口,抬眼打量他。那人比自己要高半头多,身量也是瘦高的,走廊里有些暗看不清具体长什么样。“谢墨轩。”没等谢墨轩说话,那人就开口说道,声音很有磁性,音尾却微微有点颤抖。那人微微抬起手来不知要干什么,但紧接着又放了下去。“嗯,是新房客吗?”谢墨轩倚着门,老板应该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了,估计这个人就是要住自己隔壁的那人,“那进屋吧。”那人嗯了一声,拉着行李进了屋子,但又顿了顿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谢墨轩。“我叫陈顾言。”谢墨轩一直在打量着他,看他进屋之后把门关上。那人进屋后站在满屋的阳光里回头,谢墨轩才看到,他长得挺帅的,这张脸至少不让自己反感。这人穿着一身灰色风衣,从外面看着身材也不错。谢墨轩想着万一哪天闹掰了,小刀划着肌肉的纹理也挺有乐趣。“你的屋子在那边,”谢墨轩昂了昂下巴对着刚刚打扫完的屋子,接着又起身把口袋里的钥匙拿出来递给他,顺便也给他另一副大门钥匙。陈顾言接过钥匙,却没有立刻转身走而是瞅着他,继续看着他,看得他觉得很奇怪。谢墨轩正纳闷他要干什么,却听陈顾言问道:“你手腕怎么了?”谢墨轩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看自己的手,发现纱布露出了一个很小的头,于是他整整纱布,把袖子往下拽了拽遮住:“没什么,不小心划了一下。”总不能说是自己划的,胆子小的非得吓死退房不可。陈顾言听了这话没再说什么,沉默了起来,谢墨轩觉得他应该是默认了。“我待会出去一趟,我不知道啥时候回来。”谢墨轩看着他没有再问下去,于是很开心,对陈顾言说道。“厨房客厅你随便用,可以给自己做饭,别进我卧室就行。”“好,”陈顾言说了一声,又看了看谢墨轩点点头,但接着便拉着行李往自己卧室里走。谢墨轩看没什么话可说,于是进了自己屋里披了件外套,摸着口袋里那个卡片。正好现在失业了,他打算去出门去试试这个工作,看能不能挣到这两千块钱交房租。谢墨轩拿了个人简历,走之前顺便又拿卧室门钥匙把门锁上。才刚见面,他并不完全信任新来这个人。他出了大门之后,下楼梯来到一楼酒吧。酒吧很敞亮干净,深色实木吧台和桌椅,墙上的装饰也很有古典风味。但这时候没有客人,老板正在睡觉,伙计也不知到哪里去了。谢墨轩蹑手蹑脚走过吧台出了门,没有惊醒老板,省的他起床气撒在自己身上。他出门站在街边,摸着兜里仅剩的一点钱打了的士,说了地址之后车子便往购物商城驶去。他们一路行驶着,谢墨轩百无聊赖地看着外面的马路。天空蓝得如画一般,街道上树木成荫,城市整洁干净,一群青年男女戴着棒球帽,在大声用音响放着歌骑自行车,看上去十分开心。谢墨轩观察着他们,觉得他们真有活力,他们的心脏肯定也跳动有力。像骑车这样的活动,既不危险还累人,谢墨轩觉得很无聊。他们又继续往前开着,谢墨轩趴在车窗上觉得昏昏欲睡,索性坐回到阴影里,看着司机开车望着前方发呆。不一会车子转过街角,前方不远处便出现了一座高大的百货商城。浅灰色砖石材质的外观和一层层落地窗,以及窗内琳琅的灯光使得整个建筑看起来摩登典雅,很配得上商城侧面“心领新国际”的标志。谢墨轩付完钱后下了车关上车门,往国际商城大门走去。他边走边从兜里掏出那张名片,对着商城的名字又仔细瞅了瞅。虽然地址是对的,但他却发现名字第二个“新”字和卡片上的“心”不是一个字。虽然很奇怪,但谢墨轩觉得要是现在回去就辜负了打车钱,估计这就是他要应聘的地方。于是他把卡片又揣进兜里,向商城门口里走去。商场门前面的灰石砖路也铺得整齐,灌木小叶黄杨枝繁叶茂,谢墨轩走过门口旋转门来到商场内。谢墨轩抬头看向前方,果然是国际商城,总共五层的店铺琳琅满目,人们在店铺前驻足选购。商场中心大理石地面,圆形的深井可以向上看到顶上的玻璃天顶。每层之间都有扶梯连接,上面人来人往,而正对面商场最里处是直达五层的电梯。谢墨轩又瞅了瞅两旁,只见离门口没多远是一个白色小窗口,大概是保安室。一层是卖食品的店铺,各种面馆、面包店、炸鸡和奶茶店。谢墨轩原以为他看到的就是商场全部,没想到商场很大地图曲折。他走了一会才找到扶梯入口,接着他上了二层,左拐右拐找了好久,才在一扇“工作管理办公室”门前停步。门里面传来大声吸溜面条的声音,谢墨轩敲了几下门,门里才嚼着面条含糊地喊了一句:“进来!”于是谢墨轩推门进去。门里是一张深色办公桌,桌子后面一个身穿西服的三四十岁男人,看上去年轻有为。名牌上写着“副总经理”正在头也不抬地吃着泡面。谢墨轩进去他也没看他,继续吃着说了句:“你什么事啊?”“我拿到了一张招聘卡片,我来应聘保安。”谢墨轩说着,把卡片从口袋里又掏出来。副总经理听到这里,把面条往桌上一搁,满嘴泡面地抬起头瞅着谢墨轩。那人眼睛一亮,眉毛往上一挑,似乎有点吃惊的样子。谢墨轩走上前把简历递到副总经理面前。副总经理低头只瞥了一眼就放了下来。只见他起身擦擦嘴上的残渣,绕过桌子走到谢墨轩面前。“应聘保安,好啊好啊,”副总经理热情地说,“这活不累你肯定干得来。来得正是时候,我们这里正缺人手。”说着,他上下打量着谢墨轩,又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谢墨轩被他的油手拍了两下,他感到有点不舒服。“这可是个便宜活,一个月八千别的地方可赚不来,”副总经理说着,回到办公桌后面翻腾着抽屉,不知道在找什么。“你只需要每天晚上去每层巡查一遍,把有些店铺的放在门口的样品桌推进去,再瞅瞅有没有贼。和赵勇一起,每层楼道都彻夜亮着灯,可好做了这工作。白天你就在保安室里待着休息,看看有没有人带出去东西让警报灯响的。”副总经理说着,从抽屉里终于抽出一份文件,又从办公桌上随便找了根笔,递给谢墨轩。“喏,来这是合同。现在还早,你今天白天熟悉熟悉地方,晚上就能和赵勇一起去,让他带着你走一遍。月末发工资啊。”谢墨轩觉得这人如此迅速地抽出合同,恨不得刚一见面就把保安的职位应聘出去,里面肯定有猫腻。这人的办事效率着实让他震惊。他拿过合同来看着,副总经理整个人都泛着油腻的光泽。他仔细看了几遍,合同看起来没什么陷阱。他发现副总经理一直在看着自己,眼里闪着泡面的光。于是便拿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却有种签卖身契的不安感。副总经理拿过合同收起来,又翻出一个保安袖章让谢墨轩别上。“你先去一层见见赵勇,让他给你说说。”副总经理说着,走到门前热情地打开门,谢墨轩便走出了办公室。他带着袖章原路返回,心想着这里连保安服都不提供,他也正好不想换衣服。他转弯抹角来到一楼的保安室。谢墨轩推门进来,里面的是一个戴着保安袖章的男子,满脸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横肉。那人看到外面进来人了,急忙把手里拿着的东西往白长条桌下一藏,神情十分慌张。这肯定就是赵勇无疑了。谢墨轩在他把东西藏下去的一刹那,已经瞥见那是个酒瓶子口。从赵勇的表情看,这估计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喝酒,而在这里肯定不让喝酒的。谢墨轩没有兴致与这人有过多瓜葛,于是全当没看见。作为这人的新同事,他开口说道:“你就是赵勇吧,我是谢墨轩,刚来的保安,和你一起值班。”赵勇看了看他,看他不是上面派来的领导才慢慢放下心来,但仍然把酒藏在桌底下。“哦,新来的啊,小谢。待会你跟我,咱俩去熟悉一下地形,年轻人可别想着偷懒啊。”典型的贼喊捉贼,谢墨轩微笑着看着他。赵勇似乎被看得有些发毛。“你先出去在门口等着,等我收拾一下就叫你去。”于是谢墨轩又推门走了出去,他断定赵勇又灌上几口酒,再把酒瓶子藏在安稳地位置,然后再出来。果真屋子里传来细微的玻璃酒瓶碰撞的声音,没过一会赵勇就出了门,满口的酒气比刚刚更严重了。谢墨轩都怀疑他是不是自己楼下酒吧老板的同胞兄弟,为何如此嗜酒。“一层就是这些饮料小吃铺子,这没什么好管的,”赵勇一路说着,他们沿着楼层走了一圈,沿途是各种卖吃的的商店,接着从扶梯上行到二层。“二层的服装店,你晚上把那些摆在外面的模特收回店里,可别弄皱了那些衣服。那些都是高档品。”赵勇一边说着,谢墨轩看着他眼睛总往旁边漂亮女店员身上贴,尤其路过内衣店的店员,眼睛都拔不下来了。那些女店员根本没看到他,在做着自己的工作。嗜酒又好色,真是两项占全了。谢墨轩在心中想着。“三层就是这些珠宝店,得好好检查看有没有盗贼,丢一件你就得饿肚子半年,让你穷死在这里。”赵勇对这里的珠宝没有半分兴趣,反而是谢墨轩多看了几眼,广告牌上是许多他不认识的明星。“四层的家电,还有五层的儿童乐园,你瞅瞅这些玩具,毛绒玩具做得多精致。小孩儿可太幸福了。”转眼间他们便来到了五层顶层,头顶上方就是玻璃的顶棚,阳光洒在一层的大理石拼接瓷砖上。商场里的层高很高,五层看下去和普通的七八层差不多了。谢墨轩扒着护栏往下望,看不出地砖是什么图案来。他觉得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肯定能摔死。“四五层你就把这些架子摆设之类的摆放整齐,再看看有没有小孩儿弄乱的东西。”赵勇漫不经心地说着。他伸手指了指旁边一个小走廊:“从那边那个电梯直达一层。我去趟厕所,你先回去看门儿吧”谢墨轩欣然答应了,他正好想一个人待一会,于是他从电梯下去到了一层,回到了保安室里桌前。刚刚没仔细观察,这时候趁赵勇不在,既然保安室是他们俩的公共空间,谢墨轩就四处看一看,保安室里一张桌子两个椅子,墙上挂着各种零碎和几个灰色铁门小柜子,可以用来存放各类杂物。他打开了一个柜门,发现赵勇把酒藏在了其中一个柜子里面。里面还有许多空瓶子,有一个瓶子里还剩一口,可惜他对酒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继续往柜子旁边看着,发现在屋里墙的深处,有一个小玻璃门。不知道这个门到底是干嘛的,谢墨轩走了过去。他走近了打开门一看,发现外面是一个黑洞洞的小走廊,里面很阴冷看不清楚。走廊尽头的亮光就通到了商场外面,原来这里竟还有个小后门。谢墨轩往里瞅着,他正想关上门回去。但正当他往里看的时候,他忽然听到黑漆漆的走廊里传来了细微的“沙沙”声。这声音听起来很不寻常,在寂静的走廊听起来非常奇怪。这走廊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但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回头看看左右没人,赵勇也还没回来,于是探出脚步向走廊里走去。

最新书籍
更多